www.oorfd.com_www.oorfd.com-【真挚缔造】

来源:莫迪刚刚公开了一个震动世界的大新闻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8-21 11:33:28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标题分割#当我们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编辑:www.oorfd.com_www.oorfd.com-【真挚缔造】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gabapentin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从赛车到民用版曝DaciaDusterEV谍照 纽交所首位中国女交易员直击:李维斯IPO涨32%(视频… 清华副校长:大学生不要以为北上广深就是“中国” 一些城市取消限价政策?住建部副部长:消息不准确 精子游动的秘密:尾部具有强化层做出强有力摆动 菲亚特500将在明年转向电动化 特斯拉诉小鹏员工窃商业机密小鹏汽车:将展开调查 内部员工可查看数亿用户密码?Facebook称已修复漏… 据称Uber本周将敲定以31亿美元收购Careem的交… 8天没更微博粉丝爆哭欧阳娜娜安慰:怎么会不要你 【加拿大小科普】冰球為何與加拿大有着不解之緣? 导演王小帅被曝朋友圈宣传新片特殊方式引争议 瑞风新能源去年亏损6421万人民币不派息 致吉诺比利-此去经年千般念,银黑中最炫彩的帆 申雪:团队这次收获很大2022年之前都是积攒经验 小S发文称愿当姐姐的配角大S回应:妹妹是巨星 中国第一枚“OS-M”系列民营运载火箭首次发射失败 两部门:治理参与签订不实高校毕业生就业协议等问题 传奇球星聚首中国再争锋身披全新战袍引发球迷怀旧 彭博:无现金零售店应被禁止是对低收入消费者的歧视 图解:习近平出访意大利摩纳哥法国全纪录 观察家报:欧盟为特里莎·梅政权下台做准备 芬兰两所监狱内服刑人员尝试新型劳役:训练AI算法 主帅解释为何不让武磊首发:要摆大巴只能牺牲他 欧洲央行总裁警告:市场低估了英国无协议退欧的风险 爱情银行App:因内容违规被监管部门强制要求下架整改 田溯宁:运营商企业文化严谨因要承担一大堆监管责任 哥伦比亚发生6.1级地震未传出伤亡或损害灾情 笑喷!第一登吹惨遭调戏三小时后变第一字母吹 借贷宝CEO:预计年中提交上市申报材料裸贷 結合VR樂園高雄漢來搶暑假商機 苹果“最软”发布会欲摆脱硬件依赖偷师中国互联网 红星美凯龙跌逾4%去年多赚近一成惟减派息 双星闪耀全国游泳冠军赛孙杨王简嘉禾成双冠王 王力宏迪拜酒吧展歌喉引主持人惊呼“他是谁” 中教控股拟发行23.55亿可换股债券 消息称国通快递全网停工员工人数曾多达5万人 波音737MAX软件升级:可应对迎角传感器数据错误 哪个品牌在日本最受好评? 日本下周一公布新年号会从中国古籍中引经据典吗 美聯儲離降息還有多遠? 5G+AI场景解读:物流配送的物联网时代 响水爆炸中的幼儿园有100余孩子卷帘门都被震坏 波音麻烦蔓延:美国司法部等多政府部门展开调查 发改委32次降价未果中国常用药价三年暴涨900%! 2019年3月27日期市交易提示 川普要求俄罗斯撤离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外交人士:这不关美… 梅西心累真扛不动这阿根廷美洲杯又要凉了? 保时捷2018年业绩强劲2.5万员工人均领1.1万美… 华为消费者业务邵洋:消费终端迎来用户体验革命升级 股东指控特斯拉证券欺诈美法院驳回该诉讼 卸下“铠甲”的明玉在家都穿啥? 瑞信:广深铁路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3.38元 马龙:伤病恢复到八成左右未来希望越打越好 28+10+7+5三分!全能库里离破纪录只差一场 不婚族日增南韓想婚人數腰斬 国台办:台胞来大陆投资可参照适用《外商投资法》 柳鑫宇要演“渣男”王诗玥:是爱恨情没有仇 FE三亚站落幕新浪全方位助力全球顶级赛事IP 罗大佑创作《都挺好》片尾曲为何选毛不易来唱? 《神医喜来乐》导演新剧开机将用100天完成拍摄 限定剧《切尔诺贝利》首曝预告揭开幕后神秘面纱 马思纯蜡像揭幕谈合作娄烨体验特别 早田希娜奥运资格形势严峻称国际赛拼死多赢中国 张呈栋:我们已磨合得更好希望在主场拿下上港 新京报社论:失独家庭需要的是关怀而不是防备 29岁小姐姐爱健身练腹肌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帅 孙炜:比赛时难度降了降回去后要好好养伤 2019年3月25日期市交易提示 光华对话松下掌舵人:百年松下的转型与新生 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保外就医为期6周不得离境 浦发银行去年营收1715.4亿元零售成第一大收入来源 美银美林:下调海通国际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苏媒:球迷在乎的是精神不是胜负期盼江苏复苏 咪蒙宣布解散公司员工晒出“毕业证”(图) 淘宝直播将培育10个亿级线下市场,200个亿级直播间 英国政府据称准备周五只表决退出欧盟协议 90后成垮掉的一代?齐祖的感慨爸妈这样说过你吗 美海军拟将航母数量增至12艘计划3年建一艘 皇马巴萨死心吧!曼联表态两大战将都是非卖品 陆军200名将军参加军事训练等级考评作业超8小时 海通策略:牛市不需要基本面?误会! 郑晓龙不排斥流量明星《都挺好》编剧向观众道歉 龙校关闭:大范围萎缩复招难度大坑班时代能终结? 海通证券去年少赚四成派末期息15分 30岁失恋失业,人生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半场-伊沃远射考验李帅伊哈洛染黄建业暂0-0申花 一安全研究员在英国被指控:黑入微软与任天堂服务器 柯震东与粉丝热聊自认是渣男坦白曾交往5个女友 瑞银:中国太保目标价升至38元维持买入评级 我和袁姗姗差的不仅是马甲线还有她选包的眼光 瑞声科技现价转升近1%去年纯利跌近29% 法国新浪潮知名导演阿涅斯瓦尔达去世享年90岁 韩“偷拍门”郑俊英清手机毁灭证据警方恢复失败 直击|天猫国际5月将上线进口超市跨境物流三日必达 全球最干净航司榜公布:中国三家进前十(完整榜单) 三大车企联手阿里苏宁等:97.6亿投资新能源共享出行 沈腾颜值打败蔡徐坤刘昊然,沈腾:拒绝领奖! 西媒观点:西人买武磊赚翻天若不投钱毫无意义 朝鲜双人滑创世锦赛最佳战绩憧憬2022要夺冠? 连学生都不放过的院长被免职校园性侵骚扰几时休 德国6个市政厅收炸弹威胁警方已疏散人群 青海省茫崖市发生5.0级地震有民众熟睡时被摇醒 朱云来:我所了解的欧洲经济基本情况 管涛:人民币国际化的几个历史瞬间 花旗:中国人寿最坏情况已过升目标价至25.8元 科创板“开闸”19家公司“临考” 长安CS15EV400明日上市综合续航351km 波什本人对球衣退役仪式的感受:放松并享受它 中石油原副总落马曾因爆炸事故背处分 中国龙工18年净利润增9.4%至11.44亿元末期息… 江苏书记:必须严肃追责对死者负责不论涉及到谁 广东“实名举报身份泄露”涉事干部称一时疏忽糊涂 周杰伦发文称开始写歌了粉丝:流下欣慰的泪水 在看武磊大战梅西之前泰国梅西把我们打爆了 全程60秒南宁一珠宝店遭抢劫嫌疑犯仍在逃 欧盟同意“宽限”英国首相致信议会下院再求支持 中炬高新实控人变更为姚振华 A股失3000点:北上资金果断抄底分析师称调整是机会 暗访河北邢台违建别墅群项目曾上报建设酒店客房 世界斯诺克协会主席到访南京学院有意落户古都 700亿真金白银“追星”:睿远成长背后眼红与争议 领奖合影韩聪后排踮脚尖日本翻译加料掌声更烈 哈尔滨市供销社理事会副主任刘忠被查 宁泽涛后中国再出“飞鱼”何峻毅让人们看到希望 美银美林:马钢目标价降至4元给予中性评级 科技不是年轻人的专利:日本83岁老奶奶的励志编程路 疑似蔚来前员工凌晨爆料:集团正大肆裁员一万辆交付是“… 通用汽车证实在密歇根州投3亿美元造雪佛兰电动汽车 兴业王德伦:2019年A股大有可为科创板等助推慢牛 楼市初春:想买房得拼手速?投资客看到了机会 波音软件升级说明会:竭力确保此类事故永不再发生 朝阳法院签约引入金融服务系北京破产审判领域首次 保诚集团:脱欧与否公司部分业务移至卢森堡也有意义 欧盟让英国延期到5月7日暂时排除无协议退欧可能性 海南今年拟安排省重点项目119个总投资5130亿元 中国排协与四川省骨科学院达成共建战略合作协议 正—反物质不对称性有了新证据 苹果CEO库克:产品销量和专利数不是苹果最在意的 香港金管局颁发虚拟银行牌照携程金融参股企业在列 王旭东x曲向东:甘肃文旅产业的新爆发点 原标题:响水教训如何才算“灵魂深处的反思”? Lyft明晚登陆纳斯达克早期投资者最多获100倍回报 逃跑的校长:受贿2709万成被监察委全国通缉第1人 距离女足99巅峰已过20年孙雯感慨:若夺冠了会怎样 小飞象荣升时尚圈新宠连杨幂王俊凯都被圈粉了 天风策略:短期分子情绪占主导中期取决分母扩张节奏 干细胞中的“年轻因子”被找到 王简嘉禾:破亚洲纪录没想过发育期体重浮动较大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巴萨评队史最佳进球:梅西包揽前3绝杀巴黎第4 约老师大两双掘金客胜威少准三双雷霆遭横扫 图表-妖刀封鞘!4冠16年,他一生中还有4个梗 微软计划在瑞典建立两个新的数据中心 许茹芸李心洁为梁咏琪庆生小黄花姐妹团感情依旧 CW澳洲大药房集团合伙人:阿里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 苹果发布会一款硬件没发:Allin服务摆脱\"硬件依… 美国页岩油热潮的两大赢家:戴文能源、埃克森美孚 民宿风口远去从业者:丽江回不去了大理也不行 现代途胜NLine官图全面运动化取向 乌兹主帅确认受伤球员缺席两月很多机会没踢进去 加州一號公路上值得停下來細細品味的14個觀景點 新款奔驰E级上市售价42.58-61.68万元 朝鲜双人滑创世锦赛最佳战绩憧憬2022要夺冠? 王景春秀五级焊工证自侃是被演戏耽误的电焊工 英网络调查公司:防范军人使用社交媒体泄密不可强硬 12分2断3助渐入佳境!林书豪在猛龙前景如何? 京津冀周边“2+26”城市PM2.5排名:安阳浓度最高 梅西心累真扛不动这阿根廷美洲杯又要凉了? 失守3000点两市八成个股飘绿各路资金暗流涌动 响应减税降费上汽-大众全系下调售价 波音事故根源:与空客抢单八年前匆忙上线737Max 皇马传奇球星当选首位西甲Icon 东契奇狂打铁老司机3分榜眼22+12国王主场胜 第九城市股价大涨后直线跳水跌幅超17% 华彩控股建议修订2019年到期换股债换股价与到期日 张勇不再担任淘宝网法定代表人阿里:公司管理动作 宁德时代辟谣\"联姻\"特斯拉动力电池竞逐高能量密度 4届亚洲大赛U23五人成就全满贯林良铭姚道刚领衔 小桔车服升级租车业务滴滴共享汽车更名为小桔租车 周皓:只要不搞\"大水漫灌\"不会出现杠杆率恶性增长 海子之死:被消费与被铭记的30年 聚划算升级后将加速渗透下沉市场今年有三大目标 全能小星脉全新路虎揽胜极光官图解析 “中国陆军”致歉:错误引用大汉奸汪精卫一首诗 抱团淘宝瓜子二手车难解口碑之痛 易到要凉了?韬蕴资本董事长:我就像个无辜的继父 最高降2万上汽斯柯达部分车调价 传任天堂转变态度:或正考虑开发一款游戏手机 不只有韩国瑜这几天刘结一接连会见多位台湾客人 中概股周二涨跌不一:优信涨逾6%趣头条跌逾14% 马云非洲青年创业基金开始报名马云:非洲是希望之地 俄官员要求加快伊尔476运输机量产已延期交付4个月 瑞银:中国财险目标价升至12元维持买入评级 四月!火遍ins的HappyPlace來波士頓了!今… 股东起诉特斯拉证券欺诈诉讼已再次被美国法官驳回 赵睿26分阿联20+10广东3-0横扫肯帝亚晋级4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