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kcd.com_www88kcd.com_【下载安卓版】

来源:三大股指集体回调主力资金大幅流入一板块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2-06 23:50:43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父子兵”携手华媒论坛 “姐妹花”相会结缘——中新网#标题分割#  来自新西兰的天维网首席执行官刘君,和美国《中外论坛网》的刘蕴琦在参加论坛前互不相识,也从没见过面。但在论坛上,长得颇为神似的她俩刚站到一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惊呼:这是一对姐妹花?  这对姐妹花就这么因为“长得像”结缘,此后不但话题投机,甚至论坛上都形影不离。  周边的媒体人也忍不住打趣:看来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大家真是一家子呢。  “父子兵”携手论坛  印尼最大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总编辑李卓辉,这次和儿子李蓄丰一起来到重庆,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李卓辉是印尼著名的老报人,年届七旬,但仍然精神矍铄,精力充沛。儿子李蓄丰也早已子承父业,协助父亲一起投入到《国际日报》的经营中。  由于印尼曾经在30多年间禁止华文传播,造成华文人才断层,往年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印尼华文报人中,多是白首皓发的老人。如今,新一代也逐渐加入,“父子兵”携手经营,也成为华文媒体传承延续的新力量。  “重庆人”说起乡音  澳星国际传媒集团的采访部主任匡林来到论坛报道时,重庆服务人员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接待,匡林张嘴却说出地道的重庆乡音。  原来,匡林正是来自重庆的澳洲新移民。这次回到重庆参加论坛,能够说一说久违的乡音,让远离家乡的匡林也是欣喜不已。  “八零后”扎堆聚谈  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华文媒体人中,有不少“八零后”新面孔。《新报》社长王进科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来了三个‘八零后’,最小的88年,最大的80年”。  话音未落,身边英国来的《英国华页》主编李强和英国C立方传媒总裁白帆,齐声说“我们也是八零后”。  于是,“八零后”们高高兴兴地凑在一桌,聊起了各自的经营之道,也让身边的老记老编们感叹,华文传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中,澳大利亚东方都市报的张晓华,出生于1989年,加入这一行时间不长的张晓华,更是这次论坛上最年轻的华文媒体人。

编辑:www88kcd.com_www88kcd.com_【下载安卓版】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sjxkt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现代将在东南亚建厂:投资15.5亿美元,设在印尼 汇名集团赴港IPO:净利降18.5%燃气涨价侵蚀盈利空间 2025年轨道上的长三角基本建成:基础设施互通发力 交通强国首批施工图浮现铁路城轨重大工程加速落地 人工智能可以解决困扰科学家许久的“三体问题” 墨西哥总统警告美军:不容许跨境采取军事行动 广东博众证券投资多项违规被起暂停新增客户三个月 保守党领先优势再扩大英镑多头冲击1.30 北京猪肉价格降至近一个月最低蛋价还有下降空间 科创板首年财报序幕拉开10家预增2家预减 巨星医疗控股11月29日耗资30.75万港元回购22.5万股 券商资管业务规模萎缩五矿证券也向公募进军 中国奶业协会:全球约90%的国家以消费巴氏杀菌奶为主 学者:法国人离职每工作一年可获得月工资1/10补偿金 火锅店橱窗内老鼠淡定啃食牛肉市监局:已查封停业 红豆股份董事候选人公布专业化、年轻化加强 股价两度“躺枪”通化东宝急得发公告澄清 气温下降北京流感病毒活动度升高 环球时报:用抹黑中共来打击中国此术休想得逞 日本10月对韩啤酒出口跌至零 土耳其军方出动美战机测试俄S-400防空导弹雷达 团餐供应链报告:5500亿市场投资聚焦食材供应链 四川长虹剥离部分电池业务预计增加2.05亿元收益 光大李婕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纺织服饰第五关注3主线 名下房产汽车存款被查封后王思聪要筹拍电影了 证监会同意聚辰半导体、嘉必优科创板IPO注册 贵州省贵安新区公安局原局长高永昌被双开 中珠医疗冻结财产或被强制执行担保借款遭“连坐” 101岁中曾根康弘去世系日本第二名“百岁首相” 舍得酒业:天洋控股与沱牌舍得集团欠款纠纷达成和解 经济放缓更严重11月美国个人就业只增加6.7万人 *ST庞大:重整投资人拟延长增持计划实施期限90日 通过发行可转债回购股份受到上市公司追捧 香港反对派的众生相 雄安将建600万平方米安置房主要为安置当地征迁民众 格力地产“喊冤”:抽屉协议不知情非对赌协议 检方对陕西生态环境厅原厅长冯振东决定逮捕 人民日报:“中国制度”具有自我完善能力 一汽轿车调并购一汽解放方案:取消35亿配套募资计划 西班牙发现带中文假钞中国人一看字就明白咋回事 央行重磅金融报告:个人房贷增速连续两年回落 山西文物认养困局:认养这座庙却不能塑像放功德箱 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当当:股权三年前已合法分割 长生生物销售总监杨鸣雯辞职 PC游戏用户逃离Win10:还是Win7好用 广州两档口被曝销售病死猪肉已停业并控制经营者 也门政府军指责胡塞武装多次违反停火协议 继华西之后五矿也欲涉公募业务券商基金业务如何? 发改委:以广西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促开放新格局 日均产量超沙特70年来首次美成为月度石油净出口国 新股常态化发行保持将平稳专家:不必担心资金分流 盘中一度跌停!风头正盛的棕榈油今日为何放量收阴? 日本拟向中东派遣自卫队出动护卫舰和反潜机 广州农商银行IPO申请获反馈意见贷款质量问题受关注 荷兰航班飞抵墨西哥遇火山灰因载有马匹被迫返航 湖北省委原副秘书长杨邦国受审:违法所得2千余万 泰尔实验室李传峰:5G标准的稳定对产业发展至关重要 报告显示:我国提前完成2020年碳减排国际承诺 易到、曹操、美团、滴滴等企业进上海交通“黑名单” 安徽:推进合肥都市圈一体化和皖北产业承接集聚建设 邦达亚洲:美国再次挥舞税大棒避险重燃黄金大幅攀升 伦敦恐袭嫌犯曾因恐怖主义行径入狱一年前获释 从时代中国控股分拆时代邻里港股IPO通过上市聆讯 DxOMARK发预告:将公布OPPOReno10倍变焦版得分 93岁英国女王预备2年后退休?民众盼威廉王子继位 中信策略:四大预期寻底岁末年初最佳策略是“猫冬” 定位股东身份多措并举助力上市公司质量全面提升 康得新董事长:紧张状况已缓解正研究债务重整方案 借力大健康+互联网新诺威发展可期 中国奶业协会:全球约90%的国家以消费巴氏杀菌奶为主 沪深两市缩量周期股全线降温 全球贸易放缓对欧盟打击最大新一届欧委会“起航” 营收飞跃式增长净利却持续亏损阿里健康何时盈利? 美元指数弱势震荡人民币中间价报7.0298下调27点 报告:滴滴前三季度乘客醉酒相关投诉近4万件 评论:防范金融风险需要稳定居民杠杆率 格力电器“无实控人”!董明珠等管理层成最大赢家? 雄安新区首个院士工作站揭牌成立 美国性别歧视现象触目惊心阻碍妇女人权实现(图) 智能航运亮相中国国际海事会展船舶工业向高端转型 法国哀悼马里遇难的13名士兵马克龙誓言继续反恐 总有声音质疑是IPO惹的祸缘何新股发行不能暂停 猪肉真降价了!一个月大跌23%北方跌破15元一斤 英媒曝光:特鲁多约翰逊马克龙私下“调侃”特朗普 抓培训帮纾困上交所紧盯上市公司“关键少数” 美方回应被征“数字税”:将对法国商品课以重税 叫嚣完“中美不能相提并论”后美驻德大使遭3重回击 持续支持安倍?日本自民党获企业捐款已连增7年 北京冬奥村主体结构全部封顶计划明年底完工 汽车销量下滑压力凸显产业待升级新能源将成新赛道 北约秘书长与特朗普共进早餐开玩笑称由美国买单 2019第三季度全球电视出货量5497万三星是最大赢家 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师评选:方正证券收获8个奖项 国防军工2020年投资策略:内外需求增长板块严重低估 一件上万元马云、王菲都穿过的羽绒服品牌要卖身? “黑色星期五”或是美股的反向指标 影视资本退潮横店群演改行做直播 新华社特稿:全球价值链中国之环不可或缺 统计局:11月下旬生猪(外三元)市场价格环比跌5.2% 申万宏源聘任总经理建议委任执行董事 防止陷入衰退日本推出26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 中国首部规范农牧交错带建设发展地方性法规出台 英大选波澜再起约翰逊被指在美英贸易协议中 2019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将于12月6日至10日召开 京津冀将共享药品监管信息数据联惩跨区域违法行为 华闻期货:玉米窄幅震荡利用期权区间操作 张洹:佛性现世主义 12月起全国18个自贸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试点 新马港澳警方合作捣毁跨国网络爱情诈骗集团 快讯:获大摩连升两级至超配康师傅控股涨5.12% 快讯:港股恒指跌近1.5%失守26000点避险资产走高 银保监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不低于5亿元 中国可遥控关闭菲律宾电网?菲议员联合美媒抹黑 犯罪分子用“嗅探”拼出“另一个你”隔空盗刷银行卡 破解融资贵:银行业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 千亿级垃圾发电产业提速上海环境等公司将新建项目 郑眼看盘:邮储抽资结束A股有望回升 大汉控股傅胜龙:人口的移动流动决定了地产的价值 最新一位CIO来了券商信息官薪酬、年龄、履历全盘点 沈阳一施工现场附近发生火灾6车被烧1人受伤 处分经 夫妻俩乘地铁回母校捐了一个亿网友怒赞(图) 收评:北向资金流入24.21亿元沪股通净流入5.8亿元 香港一旅店老板称生意惨淡月入从4万元跌至450元 视频|中俄携手干的这件大事令海外网友感慨不已 安控科技实控人变更遭问询:现财务危机2018年亏5亿 宇芽前男友是否涉“虐待罪”也需司法考量 高能环境收购案疑云:标的公司股东曾犯环境污染罪 北京猪肉鸡蛋价格双双下降超市猪肉重回20元以下 马克龙称北约脑死亡后默克尔当面对马克龙发飙 太化股份:债券债务由阳煤太化焦化承接 李国庆谈未来择偶标准:要找傻白甜因为我是傻白甜 25件甲醛清除剂比较绿驰等样品短期除甲醛能力较差 科特迪瓦米24武直坠毁砸中总统专机损毁严重(图) 全文|11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翟炜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计算机行业第三名(投资观点) 民政部:防范以养老服务名义的非法集资与欺诈销售 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高狄逝世曾任吉林省委书记 高以翔在浙江离世经纪公司称其家人已赶往当地 日本在野党议员“集体突袭”内阁府遭人肉阻拦 中国金融体系:可控的“灰犀牛”和四类“新风险” 环球时报社评:涉华间谍案反转但反华表演将继续 面值退市不能豁免上交所作出*ST华业终止上市决定 中国生命集团拟收购干细胞研发公司30.4%股权 “帕克”探测器发布日冕观测新结果 国务院下调基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最多下调5百分点 初中女生六楼欲轻生消防员飞步将其拦腰抱下 特朗普与马克龙会晤批其“无礼” 长三角高铁线路全部迈入电子客票时代 格力电器:高瓴同意给予管理层等不超4%公司股份激励 阿里上市首日交易火爆:机构长线仍持有短线已卖了 从巴菲特到王思聪:凡有热点处皆有孙宇晨 8300万人的大省全境取缔P2P涉事公司股价大跌90% 携号转网试运行:移动电信受益联通净流出1万多户 彭斯刚走第十天美军驻伊拉克空军基地遭袭 邦达亚洲:美元走软油价续升美元加元承压收跌 李荣浩控诉音乐平台和经纪人不作为:下月有事宣布 美国东北部遭受今年首场暴风雪袭击部分学校停课 医药、消费板块最近大回调持有相关基金怎么办? 浙江污水罐坍塌事故目击者:突然一声巨响以为地震 分期消费越来越流行是否划算?消费者要留意风险 马尔代夫前总统亚明被判入狱5年并被罚500万美元 第三轮药品集采快开始了35个品种提前“摸底” 独腿独臂送外卖“90后”小伙公开征婚引全网站台 李洪元再回应:回老家最妥当不敢在深圳待着 中手游再跌近3%创上市新低斥1.6亿拓新兴产业 郝刚:融资租赁行业是北京市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人民日报刊评:水滴筹别让好心人寒心 国产AI训练集群进入超算领域相当于50万台PC算力 俄罗斯夜间发射洲际核导弹精准命中境外目标 《追我吧》陷舆论漩涡:高以翔猝死与火爆的收视率 平安旗下前交所回应违规在京展业:临时租用会议室 马云再登《福布斯》封面:心怀公益宏大愿景 长江三峡国际马拉松开跑万名选手畅跑三峡库区 广发安鹏、沈涛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采掘行业第一 宋晓路被免去贵州省住建厅厅长职务 印度又创造一项超级记录这次无人敢和印度陆军争了 鞋企星期六与一叶子牵手卖面膜主业承压靠副业救场? 中国国家大剧院交响乐团对朝鲜进行友好访问演出 彩生活人事再变:黄玮接任首席执行官唐学斌退居二线 台湾退役中将:自称中国特工的王立强电影看多了 12月份唐山市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管控 交通运输部近两年新任命干部宪法宣誓李小鹏监誓 英特尔TigerLake处理器架构大改:L2缓存增加 世界首例!野生“大猫”接受白内障手术 暴风“骤停”何以溃败? 微信回应“发原图泄露位置”:照片不带位置等信息 苏联女特工去世曾挫败希特勒暗杀“三巨头”图谋 李招军:资管业正向数字化、实体化等四方向转型 超前布局 国泰君安国际:医药股下挫因流出带量采购第3批品种 互金协会会长李东荣:不是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用区块链 高调曝光低调试验:国产电磁炮装上驱逐舰还需这一步 携号转网正式启动移动、联通、电信你更中意谁? 垃圾信息严重扰民,工信部集体约谈小米等18家企业 驻发改委纪检监察组:探索对项目审批全流程制约监督 王立强闹剧之后澳情报机构又出8800万澳元做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