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rfd.net_www.33rfd.net-【客户端下载】

社友网

2019-05-23 11:42:44

字体:标准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标题分割#助产士缺口20万!走近“尴尬”的中国助产士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向“第一个拥抱你的人”致敬2019年05月05日来源:记者柴燕宏  浙江在线-健康网5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柴燕宏)晚上8点的杭州,拥有所有人对一个城市的美好想象。  在西湖边悠然信步,在林间观雨品茗,映着延安路上散落的霓虹,一群年轻人嬉闹玩耍着走出了地铁站,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进入夜的下半场。  徐鑫芬打开电脑,带上了耳机,熟练地输入账号、创建直播间,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网友”对今天的直播反应很好,全国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原本准备了1小时的内容愣是延长了大半个小时。  她不是网红,但她是活跃在中国助产事业中“最红的人”。她刚刚在线直播的,是一场助产士公益培训课程。  如果你要问“中国共有多少助产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他们“非医非护”,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而事实上,他们却是每一个新生命来到世间时的第一个拥抱者。  “每一位助产士都应该被正名,值得被尊重。”徐鑫芬说。  或许,相对于“红人”,徐鑫芬更像是一位“战士”,为中国助产事业而奋斗。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日。让我们一起跟着徐鑫芬,走进助产士的世界。  “尴尬”的中国助产士  一头干净利落的过耳短发,一身收腰连衣裙,徐鑫芬说话时总喜欢弯着一双月牙形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那一抹月光,让人觉得温和而充满希望。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主任委员,原浙大妇院护理部主任,现任妇产科护理教研室主任,下沉到海宁做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浙大博士生导师——这是徐鑫芬被大多人知晓的“身份”。而对她来说却更想被人记住的是,她是一名“助产士”。  助产士,在大多人看来,无非就是“接生婆”,甚至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但实际上,在产房里,他们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会采用非药物性分娩镇痛适宜技术,指导自由体位、观察产程进展、调动导乐陪伴等手段帮助产妇顺利分娩,擦汗、递水、给予精神安慰,还要技术过硬,决策果断,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就要马上启动孕产妇或是新生儿抢救。  助产士赋予妇幼健康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据2014国际助产联盟报告,一个训练有素的助产士,可以为孕产妇提供87%的基本护理,可以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  然而,中国的“助产士”却很尴尬。1982年8月,徐鑫芬一毕业就被分到了浙大妇院产房工作。细心的她发现,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助产士”,大多人都是护士毕业然后被分配到产房工作成为“助产士”的。  大家都很迷茫,在学校里学的大多是护理学知识,到了产房却基本都用不到。妇产科护理学和新生儿护理学课程学是学过,却都只学了一个学期,到临床根本不够用,所以只能通过临床跟着前辈学习一些母婴护理技能。  大家心想着,“或许助产士就是等产妇把孩子生出来,然后剪脐带,抱娃娃吧。”  助产士培养出现“断层”  但这样的弊端,在徐鑫芬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前辈可以传授经验,却很难让学科得以长足发展。作为产妇在生产时身边唯一的支持,助产士扮演的角色,绝不是那么简单。  201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孕期和围产保健全球调查结果,我国的剖宫产率为46.5%,最高的医院达到68%。不必要的剖宫产不仅对母婴健康造成了影响,还浪费了大量的卫生资源。  分析造成中国高剖宫产率的原因,助产人员普遍不足、助产技术退化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当时,国际助产专业教育已发展成为独立的高等专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助产士的教育层次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不同层次的人员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有所不同,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助产教育应基于大学教育。  可中国的助产教育却由于历史原因经历了从高等教育、中等卫生教育、高职高专教育等一系列阶段,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逐渐恢复,也长期以大、中专教育为主,开设助产本科的院校非常有限。  现有的助产士,来源也主要以中专和大专毕业的护士为主,他们毕业后接受短期临床培训便上岗了。而在卫生系统中,也根本没有助产士的执业范围、行业标准、注册和职称体系,其质量更是难以保证。  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分娩方式有所改变,高龄孕妇和高危产妇明显增多,助产士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发达国家,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约为1:1000,而我国这一比例预计在1:4000,国内医院产房助产士的缺口约20万人。  “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已正式入学  “总得做点什么。”徐鑫芬想。助产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教育体系不完善,独立职称体系的缺乏,无助产士法或管理规范等等,这些始终制约着助产专业的发展。  2014年4月,徐鑫芬被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要开设助产士本科建设的研讨会。当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决定在全国挑选几所大学开展助产全日制本科招生培养试点工作,希望能联合高校力量。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鑫芬很是兴奋。“这样的机会,必须要引到浙江去。”  于是,她一走出会议室,就马上给一直都设有护理专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孙秋华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两人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徐鑫芬连夜从北京赶回杭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孙秋华一起出现在了时任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的办公室。听完两人的汇报,王国敬副主任给了一句话:“事情重要,立即操办。”  几经周折,2017年9月,浙江第一批助产士本科生正式入学。“2017届一共2个班,80人左右。到2018年,就扩大到3个班,有110人左右了。”浙江中医药大学助产专业老师章瑶介绍。说起来,章瑶的身份也很“特别”,她是徐鑫芬的“得意门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助产方向毕业的护理博士。  “研究生毕业后我曾做过一年助产士,当时看到很多问题,觉得作为一个临床助产士能做的太少了。”章瑶把自己的困惑与徐鑫芬进行了交流,在徐老师的指导下章瑶决定继续读博深造,“临床、科研、教学,我觉得是一个相互成长的关系,希望可以为助产事业做更多的事。”  现在,她是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个助产专业方向博士毕业的老师,主要负责助产技能学和助产学两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希望每一个产妇都可以在分娩时被专业呵护、温柔对待。”徐鑫芬(中)、章瑶(右)  聚焦基层助产士培养  “原来助产士如此伟大”  “其实近年来国家愈来愈重视,助产士这个群体也正在逐渐强大。”徐鑫芬表示,就拿浙大妇院来说,目前医院年分娩量2万余例,在岗助产士56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结构占95%,硕士及在读硕士占15%。  在国际助产士日前夕,她刚刚参加了第五届全国助产士大会暨2019中国助产专业建设及发展国际研讨会,全国各地约1700多名助产士参会。学员们每天7点到达会场,晚上9点仍然迟迟不肯离去的学习精神,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陈资全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助产专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打响了中国助产品牌。这更迫切需要我们精耕细作,争取助产士职称晋升政策支持条件,加强助产学科学术交流和专业训练,提高助产专业社会认知度,不断铸就助产专业精神,推动妇幼健康事业发展。”  但是,还有一个群体不可忽视,那就是基层助产士。相对于省级医院,基层助产士缺乏专业的岗位能力培训和助产理论教育,妇幼保健的理念也不能及时更新,这对保护母婴健康、降低剖宫产率、保障新生儿健康等都是不利因素。  要沉到基层去。2018年1月,徐鑫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医联体”工作安排,带着一支专业的助产士团队,来到了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担任院长一职。  第一次开展非药物镇痛技术,第一次全面实施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第一次参加国际生育教育协会(ICEA)的生育讲师培训……对海宁市妇幼保健院分娩室主任周云霞来说,有太多第一次了。  作为一个二胎妈妈,对“生孩子”这件事她太有感触了。“以前在产房看到产妇大喊大叫,有时候痛得快滚到地上了,我们能做的却很少,就只能递水、擦汗。”在当时的周云霞看来,“生孩子就是痛的。”  但现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她发现“原来助产士可以如此伟大”。这些变化,也直接体现在了分娩室2018年的工作总结上:  1年多来推行适度会阴保护接产技术,改变了阴道分娩“一刀切”的接产局面,会阴侧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3.41%;全面开展拆台接生,有效降低肩难产和新生儿锁骨骨折发生率,全年内未发生这些缺陷;新生儿早期基本保健实施率达95%以上,新生儿窒息率下降7.85%及产后出血率下降26.80%。徐鑫芬在准爸妈课堂  中国助产事业就像“新生婴儿”  但“未来可期”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徐鑫芬表示,为更好、更快、更广地推动我国助产事业的发展和改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还积极搭建助产士培训学习交流平台,开设了助产士分会网络公益培训课程。  至2019年3月,共计开课61期,有54位专家61人次进行公益授课,参与听课人次多达115272人次,阅读YY视频授课PPT和微课视频浏览次数达470万余人次,覆盖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的围产医护人员,使全国广大基层助产士尤其是边远地区助产士不出家门就可以学习到前沿知识。  另外,助产士分会还协助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对全国10个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授牌,1161位工作2-5年的助产士得到规范化培训,其中831位经过规范化培训的助产士经过国家考试中心组织的考核,理论与技能均通过的有787人,2016年至2018年共计三届总合格率为94.71%。  “虽然现在中国的助产事业,相对于国际和其他学科发展,就像是一个新生婴儿,但是,未来可期。”  做完直播,已经是晚上10点了。退出直播间,徐鑫芬并不打算准备睡觉,“今天从大家的提问中我发现了很多共性问题,我要理出来,然后做成知识包分享给大家。”责任编辑:王秀萍

责任编辑:www.33rfd.net_www.33rfd.net-【客户端下载】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官方谈打击“三无”船舶:如同割韭菜或还长出来 今年春假去哪裏?帶你了解喬治亞州海濱春假游攻略! 国足解围失误丢球!大中锋零度角爆射快到看不清 《都挺好》家庭伦理大PK!测测你的价值观 快讯:康希诺生物首日挂牌涨幅近50% 江苏爆炸工厂系农药厂爆炸将学校窗玻璃震碎 英特尔为苹果5G手机做准备:今年iPhone发布完或淘… 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戴姆勒和吉利联姻能盘活… 工信部部长苗圩发话,今年内就把5G牌照给办了! 发改委32次降价未果中国常用药价三年暴涨900%! 《都挺好》“苏母”陈瑾发话了:想向苏明玉道歉 多校自主招生设体质测试考查立定跳远肺活量等 汪小菲纪念与大S结婚八周年感慨曾经历风风雨雨 杨超越琴房单手弹琴对镜吐舌大呼尴尬显娇憨可爱 不容易!国奥克服魔鬼赛程+高温末轮终于享受优待 V社官方VR“index”亮相Steam:2019年5… 泰国人再揭1-5伤疤!空门不进就两个还有借口吗 场均26分神射只敢争第2分卫哈登已碾压所有人 中海物业绩后持续受捧现升逾4%再破顶 假如遇到中兴事件怎么办?郭平:华为自有备胎计划 武磊这次的对手是梅西苏神!西班牙人顶得住吗 闭店、裁员、保证金难退二手车电商的“悬顶之剑” 媒评:国足新人谢鹏飞最为亮眼卡帅难让国足神奇蜕变 法国各界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到访 Lyft5年内能盈利吗?彭博和两位创始人聊了聊 51信用卡飙近18%去年亏转盈赚约22亿元 纽基奇32+16重伤离场开拓者双加时险胜篮网 2018年人口净流入省份前五:广东浙江安徽重庆陕西 杜兰特发小惨遭枪杀杜兰特目前第1时间送慰问 突发:难民劫持土耳其商船驶向欧洲,马耳他海军出动特种部… 美光科技新财报营收超市场预期但面临的挑战加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研究制定居民增收三年行动方案 羽生结弦吃止痛药战世锦赛:正因尊敬陈巍才更想赢 波音737MAX软件升级添安全功能:加装驾驶舱警示灯 雷军:在国内发布5G手机主要决定于中国移动 联储超鸽股市忧多过喜恐美经济转坏港股两日跌400点 最赚钱没谁了这四家企业利润是茅台的27倍 詹姆斯1球再创生涯纪录!这数据他只排历史第19 谷歌半导体之争英伟达、AMD、英特尔谁是最大赢家? 大摩:华润电力纯利同比下跌14.6%派息同比大减63… 介绍对象给Selina?Hebe慨叹:自身难保 登顶GitHubTOP榜李笑来改行做程序员老师? 英国胖女孩重达244斤减掉54斤后成为大码模特 73岁老妇参加“黄背心”受伤马克龙:弱不禁风就别去 湖南官场变动张家界常务副市长罗智斌调任省纪委 俄罗斯驻希腊雅典领事馆遭手榴弹袭击 郁亮回应\"活下去\":说给自己人万科属危机感驱动型 网传《复联4》内地定档4月24日迪士尼暂未官宣 新剧进组前父亲刚离世邱泽:生命脆弱也坚强 资金\"发动机\"失速北向资金净卖出创历史第三高 优酷起诉百度“袋鼠遥控”涉侵权百度败诉赔偿30万 娃娃鱼栖息地“拆大坝”新京报:“拨乱反正” 世茂房地产2018年度净利润88.35亿元同比增长1… 四川一干部用假名办高尔夫会员卡上班时间开公车打球 法国各界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到访 衛福部:積極爭取參加WHA目標不變 范冰冰美容院开业该品牌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孙杨:今年游得要轻松很多受伤病影响成绩有遗憾 小米否认雷军减持股份:勿信谣言保留法律追诉权利 哈尔滨市供销社理事会副主任刘忠被查 特朗普提名白宫科学顾问科雷特西奥斯为首席科技官 高准翼:没人训练被练吐代表国足要更努力两三倍 中集集团抽升逾4%破10天及20天线去年多赚34.7… 沈建光:中国决策层在中发高论坛上传达明确开放信号 又一个国家崩盘了土耳其股市汇市暴跌对A股影响如何 被华为挑战欧洲市场龙头地位三星坐不住了 张翰告别霸道总裁与王丽坤拍戏晕船状况不断 Hebe谈为Selina介绍对象:我都自身难保了 周一美国WTI原油收跌0.4%创一周新低 9岁女童遇害后遭抛尸,嫌犯“甩锅”给游戏 恒大新能源汽车计划3年内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建设 上海楼市回暖:3月二手房成交量预计达26个月来最高 赵薇开工打卡一身红衣自拍感慨喝茶的日子才健康 C罗因争议庆祝动作遭欧足联罚款2万欧元无需禁赛 人事|福特汽车任命亚马逊前高管担任CFO 科比被娇妻嫌弃了!一切都要从他这4中0说起… 新“小昭”许雅婷澄清绯闻亲回网友称单身 杜兰特欧文今夏一同去纽约?他为此赌上一套房 慧聪集团挫近6%向两公司发可兑换股 哈登输给字母哥无缘MVP?保罗不服拿科比举例 孙俪晒魔性健身视频被侃像提线木偶网友催秀成果 全球最干净航司榜公布:中国三家进前十(完整榜单) 日本女星证书多!宫崎葵有大型车驾照杏有狩猎证 三十年前台湾股疯:一场东亚模式的宿命 原中国地震局一司长获刑15年处罚金三百万元 利洁时?桂龙药业砥砺三十,逐梦未来! 国足水平原地踏步中国杯赛事组织却逐渐成熟 三场0丢球!国安靠防守取最佳开局上次亚军这次呢? 里昂:中海物业目标价升至4元维持买入评级 招商证券香港:维持中国国航买入评级目标价10元 CDS显示新兴市场美元债券的涨势可能临近结束 陆股通净买入超百亿A股市值暴增2万亿 中方向美提严正交涉反对对中国实体实施\"长臂管辖\" 2019年4月排期,EB-2、F1、F2B、F4继续给… 武磊回上海探班上港和外国人改用西语打招呼|图 邀请赛中国双姝200米包揽冠亚苏炳添劲敌夺冠 海南今年拟安排省重点项目119个总投资5130亿元 金融风暴眼:土耳其再度股汇债三杀对A股影响几何 9家科创板受理企业背后:影子股年内大涨(附名单) 新东方在线上市首日股价平平不久便遭破发 有不用睡觉的动物吗?失眠很危险 诺天王赛季新高狂虐勇士!黑八的仇告别战清了 讓我們紅塵作伴,開着房車去黃石! 周迅这次种草的包包只要300块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佛米加:我将打醒德维森然后挑战现任冠军塞胡多 德国司法部长回应Facebook密码事件:太不专业了 日本60多年前也有毒奶粉事件血泪过后他们这样做 兰亭集势第四季度营收5750万美元同比下滑37.2% 江苏靖江现挖掘机强行平坟移风易俗or伤风败俗? 挪威一邮轮海上遇险1300人被困直升机救起逾百人 全新奥迪RS6Avant最新谍照曝光9月首发 数百市立大学师生抗议学费上涨 谢霆锋受访称曲奇致癌成分很低媒体很不公平 基于森雅R7打造森雅R8将于6月初上市 曝锦户亮与船越英一郎聚会疑商谈退团后发展 北京皮卡销量猛增“解禁”传言不可信 JETTA捷达品牌发布会发布三款车型 美债收益率倒挂美国经济就将衰退的经验会被打破吗 3分22中2!火箭三兄弟狂打铁这么惨只赢过一场 金州拉文抓帽9000万先生!扣篮王+盖帽王都要 大和:海丰国际目标价升至9.5元维持买入评级 “量子穿隧效应”需要多长时间?瞬间就能完成 招行前行长马蔚华:信息虽完全数据化但技术上要权衡 普京这次来真的了突然出兵委内瑞拉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第二案判赔8100万美元 2019年3月25日期市交易提示 冠军赛闫子贝50蛙夺冠平纪录杨浚瑄卫冕200自 苹果2019春季发布会:库克船长带领苹果“生态化反” 黄磊带娃散步心情好多妹钻爸爸衣服弟弟跃跃欲试 出道早性格弱?郑爽:想借《青春斗》角色壮壮胆 牛市顶点的虚假流动性陷阱会是什么样的? 沈阳一交警队发生纵火爆炸袭警案,爆炸物致1死3伤 股债汇全线崩盘土耳其就是那只煽动翅膀的蝴蝶吗? 安倍顾问:日本需大量海外工人未来五年预计新增35万 纠缠的量子比特可以用来探测黑洞吗? 山东青州车间爆炸致5死企业控制人系当地村支书 雷诺计划重启与日产的并购协议之后瞄上FCA? 起底仅剩半条命的家盒子:无法正常约课能否续命存疑 响水爆炸伤者谈赔偿问题: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梅罗时代的绝活不比老马们少他们都有一手.gif 蒋欣暴瘦变美到认不出,网友:辨识度下降 阿里云开启下一个十年将成为阿里巴巴“技术底座” 曾入侵名人苹果帐号黑客认罪:涉及运动员和说唱歌手 解码中国来美留学移民新趋势:医学、计算机专业签证申请难… 对于中国崛起默克尔说了句公道话 19岁大学生因厌世无故杀害滴滴司机砍了20多刀7刀在… 国乒直通赛亚军被打0-4!张本:每次目标都是冠军 河南卢氏回应企业借口土地复耕建碎石厂:已查处 伊朗通讯社社长赛义德:亚洲专业媒体应发出自己声音 越南女神坚持健身增重至112斤身材让她不再自卑! 基金经理对百年老店李维斯的长期增长前景感到不安 茶π首换装农夫山泉能否打好年轻牌 郑雨盛李政宰互相尊重分享维系二十年友情之道 一图看懂:过去一年中国的开放承诺兑现了多少? 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努尔苏丹之城的自豪和不安 徐灿拳王卫冕战落地中国美拳想让他当“下个姚明” 外媒称戴姆勒拟向吉利出售Smart一半股权 葱桶堪称中国体坛头号组合风云人物”无冕之王“ 29岁小姐姐爱健身练腹肌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帅 曹园网站:内设博物馆馆藏近千含猛犸象化石(图) 金灿荣:美曾整趴五个老二而中国有一优点他们都没有 嘻哈歌手赞女儿“靠自己”考进南加大被扒曾捐助7千万 阿森纳有意引进巴萨大将天价违约金高达5亿欧 三公司回应“全球最高海缆交联立塔”事故影响 支付巨额费用美媒称韩国为美军基地大幅扩建埋单 曼联再传利好!王储同意续约签5年合同周薪翻倍 范丞丞回应多接综艺原因直言做范冰冰弟弟很自豪 大逆转!半年报亏损的香飘飘全年盈利3个亿 打虎68只处分人数创40年新高国家监委打虎拍蝇给力 大众首提股比提升奔驰丰田跟进通用福特暂无计划 曼联再传利好!王储同意续约签5年合同周薪翻倍 韩媒追加性招待证据胜利辩护人反驳无事实根据 前所未有这一转变正在多国发生 中国最缺大学的城市是哪里?台州深圳等有话说 巴菲特:美经济增速在放缓若利率下降将提升美股魅力 人保投控总裁刘虹被查:已任职12年曾兼华闻控股总裁 明尼亚波利斯联储卡什卡利:目前降息\"时机不成熟\" 首长国际升逾13%创3年高位去年纯利增超过5倍 连环强奸杀人嫌犯冯学华被批捕:奸杀3妇女潜逃439天 云南多个高校新增“爆款”专业数据科学增加最多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交易完成员工陷入裁员恐慌 中车时代急升约8%去年仅多赚近4% 来电与街电专利纠纷:来电一项专利一审被判无效 东风日产新款逍客消息将于4月8日正式上市 瑞银:华润置地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34.5元 129分18个三分34次助攻!这队居然进不去季后赛 中车时代急升约8%去年仅多赚近4% 日专家称3400年前中国开始用马隋唐时期传至日本 百度新投资一家人脸识别公司李彦宏占股30% A股35股年内已超10倍大换手多个交易日比肩15年牛… 朱民:中国提出2030年纯电动和混动车要占到40% 湖畔大学明星学员胡彦斌:创业是一路摔着跟头成长的 特殊高中录取分数线公布史岱文森最高 欧盟:2022年起新车须内置限速提醒设备与酒精探测仪 蔚来李斌:10年以后的车自动驾驶会是基本功能 以色列遭加沙火箭弹袭击总理将缩短访美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