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un988.com_yy00000.com-【申慱sunbet娱乐】

社友网

2019-06-24 21:47:19

字体:标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责任编辑:www.sun988.com_yy00000.com-【申慱sunbet娱乐】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国产最强B2B!吴曦插上两连击破门脚后跟绝了! 王思聪隐身首批9家获受理科创公司还有30多家在路上 泫雅下一步要带火的估是链条包吧 这家外资零售商曾是\"高冷\"巨兽如今频繁\"被出售… 股汇双杀利率飙升土耳其连中三刀能挺过去吗 张钧甯“撒泼”追求任嘉伦打戏现场状况频发 霍亚确认徐灿首场卫冕在中国未来将选洛杉矶澳门 球迷热议国足垫底:恭喜闯进四强中国杯劳民伤财 销量数据引质疑押注线上销售的特斯拉能否赢未来? 中播控股去年转赚2480.8万美元不派息 ?山东一网友辱骂留日遇害女生江歌被拘警方:三进宫 老挝主帅:国奥边路传中没法防丢三球比赛已结束 李小加:数据最快3年内成新资产想设立数据交易所 贾静雯自揭婚变过往自嘲“夫妻失和有经验” 美债收益率曲线关键部分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倒挂 台资食品股连日受捧康师傅上升4.91%暂三连升 韩国瑜访“港澳深厦”:收获满满前景可期 华电国际现下跌4%去年多赚2.3倍兼加派息 索尼大幅裁员:2020年3月前减半智能手机业务人员规模 结石姐自曝与男闺蜜共用卫生间男友查宁“无语” 李克强会见萧万长一行 杨幂娜扎唐嫣沉迷桃花粉春日穿出心动的信号 范冰冰开了家美容院,一张会员卡可以买套房! 盐城化工厂爆炸进展:消防已救出12名伤员 获奖片《地久天长》被批不真实也没有反思和赎罪 丰盛控股五连阴挫逾两成六后现反弹超过13% 【DC賞櫻聖地】在春天去做一場粉色的夢 欧银行长轮流做明年到德国?法国说:我觉得不行 2019款AirPods上手体验:10个问题解答改变在… 福州密林深处水库旁边大片豪华活人墓偷偷建造 瓜帅宣言:为四冠王搏一把!穆帅弗爵曾接近神迹 花旗:上调中升控股目标价至13.95元給予沽售评级 集各家之所长!摩托罗拉OneVision配置信息曝光 《都挺好》收官高露告别吴非:珍惜爱里所有的一切 29岁小姐姐爱健身练腹肌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帅 华润电力急跌12.57%去年少赚一成五逊预期 再過一個月,千萬別和多倫多的春天比美!美得超乎你的想象… 波音答澎湃16问:737MAX系统问题在哪,坠机能否避… 股市一路飙升,怎样根据股票走势进行投资? 人人车危局宣告直卖模式彻底破产二手车下半场开局 议会三度否决脱欧协议脱欧进程失控让英国陷混乱 快讯:华润电力2018年纯利降14.6%股价跌12.… 柯志恩宣布選板橋立委自爆有5個精彩的「第一次」 美国载华人大巴翻车原因为超速索赔情势复杂 《青春须早为》钟楚曦求婚胡一天追梦一度迷茫 中升控股:2018年纯利升8.54%至36.37亿元 佛米加:我将打醒德维森然后挑战现任冠军塞胡多 黑田东彦:日本央行为退出宽松政策的影响做充分准备 曼联彻底抛弃穆里尼奥建队思路!不想再被坑了 聚焦近视难题,规范近视管理:《近视管理白皮书》今天在沪… 《P风暴》郑嘉颖调侃古天乐:加条感情线给他 恒大新能源汽车计划3-10年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 花旗:腾讯目标价升至430元维持买入评级 MLBPlayBall上海赛启动名校争“钻石杯”资… 快讯:康师傅2018年净利增2.94%早盘升近6% 口袋理财:公司被公安部门查封暂时无法正常运营 岳云鹏打扮休闲与花树合影笑容灿烂被赞很可爱 SEC指责马斯克违反协议藐视法庭律师给出不同看法 出国留学?中国人准备把学校买了 研究称美国男女薪酬差距到2070年可能消除 直击|拉卡拉支付今日成功过会2018年营收50.71… 腾讯云详解服务器故障:光纤挖断所致150秒恢复网络 离岸人民币贬值跌破6.72关口日内贬值逾100点 华为李小龙:50倍变焦是消费者可接受的最大倍数 年过六旬仍拍青春题材赵宝刚:要走在时代前列 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会:金融\"突围\"分论坛实录(… 这是2019年迄今中国外交的最重大突破 郭子豪为酒驾道歉:早晨否认是因当时思想混乱 杨云带女儿仰卧起坐调侃其用力时像“女版杨威” 打烊啦?日本便利店用工短缺难以坚持全天候营业 把梅西忘了?巴萨大将:最强队友伊布最佳球员是我 德国商业景气指数7个月来首升欧洲经济出现一丝曙光 合伙人反目引出的“政商生意圈” 史诗级防守!这支北京太硬了联盟第3火力卡壳 联盟最后一支有望60胜的球队!他们锁定东部前2 國安基金最高曾用1200億 財長盼保持現有規模 美州长故意让孩子得水痘还炫耀结果被网友骂惨了 新车货架|自主比拼MPV市场嘉际/宋MAX来带节奏? 川普要求俄罗斯撤离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外交人士:这不关美… 美元涨势难继续?摩根士丹利:去年支撑因素将逆转 歡迎投資高雄韓國瑜:來得越早,賺得越多 拍照手机能“杀死”单反吗 如何说服吴京投资参演《流浪地球》?竟然是如此 纽约车展亮相林肯Corsair预告图发布 周三\"二次公投\"投票若通过英镑有望大涨利多黄金 芯片产业成科创板首批受理大赢家:九家公司占据三席 猫眼娱乐多元业务驱动高速增长上游业务潜力巨大 李曙光团队开发粒子机器人,可像活细胞一样集体迁移 女足欧冠-王霜角球造乌龙巴黎补时遭绝杀无缘4强 又有国内男明星暴露詹蜜身份!称詹皇历史最佳 捷豹I-PACEeTROPHY杯锦标赛三亚站落幕 苏大强系列漫画表情包刷屏作者称“不心疼版权” 菲亚特克莱斯勒将在加拿大工厂裁员1500人 大帝缺阵西蒙斯准三双76人屠狼坐稳东部第三 系列赛还没完!双外援猛醒是广厦搏命的底牌 惊魂20分钟:复旦复华领头炸板游资仍在博杀? 特斯拉起诉一前员工窃取Autopilot源代码后加入小… 外观更年轻时尚国产全新奥迪Q3谍照曝光 专家:泰国现总理连任几成定局他信派败兴而归 中国人寿去年净利114亿降64.7%,市场份额重回20… 非洲“最性感”肌肉村男性个个肌肉型男 江苏一官员利用“股权分红”获得65套房产和30个车位 昆明一小区建好两年不交房开发商:卖亏了需业主补钱 研究发现:比特币交易量绝大多数为虚假 三大中资电讯股逆市上扬中电信升近2% 美债曲线倒挂的前世今生:倒挂降息衰退会再次重演吗 55岁尼古拉斯凯奇被曝上周再婚女友为日裔化妆师 突发:难民劫持土耳其商船驶向欧洲,马耳他海军出动特种部… 甄子丹遭岐视离场关之琳力挺:子丹不会胡说八道 李维斯开启美股IPO热潮IPO市场持续反弹 人类未来或可从双黑洞系统获取能量进行星际旅行 2019款新iPadmini体验:A12造就小钢炮选… 苍了天了!NBA最恐怖杀器命中生涯首个三分-gif 神吐槽:科蜜众筹给科比买醋!酸儿辣女了解下 日媒:钓鱼岛若有冲突中国军队或先攻击这两座机场 扬州工地致6死事故涉事3家上市公司回应 本以为詹姆斯老了!直到看到跟这俩人的对比! 半场-韦世豪连击未果颂克拉欣破门国足0-1泰国 拉卡拉IPO迷雾:股权转让疑点多神秘PE屡\"高买低… 换全LED头灯小改款哈弗H9曝光 经济真的在复苏么?700万美国人停供车贷说明了什么 官宣:帕托回归圣保罗中超之旅正式宣告结束 为什么发达国家工资涨不上去? 脸书涉歧视遭起诉:允许住房广告设定受众种族性别 美日贸易逆差太大惹特朗普不高兴谁“占便宜”了 李亚卸任一点资讯法人新任CEO杨宇翔接任 野村董事长:中国放宽券商外资持股上限是历史性机会 莫迪称印度反卫星试验成功外媒:或有助莫迪竞选 约老师大两双掘金客胜威少准三双雷霆遭横扫 还记得叶诗文吗?如今强势回归的她不过才23岁 香港金管局颁发虚拟银行牌照携程金融参股企业在列 雪佛兰全新SUV曝光!外观升级/全新灯组 来电与街电专利纠纷:来电一项专利一审被判无效 結合VR樂園高雄漢來搶暑假商機 印尼渔民捞到中国“海翼”水下无人滑翔机(图) 施密特:从追赶者到再上一层楼大宝是亚洲顶级后卫 吃下去的益生菌,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变异? 传小米寻求国际信用评级 苹果发布会前瞻:新款硬件靠边站流媒体服务挑大梁 比特币也能存起来?这家公司声称能给出6.2%高息 美联储夸尔斯:随着经济好转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加息 堪萨斯城联储总裁:FED有必要对货币政策采取观望态度 送别!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黄卓珍去世终年95岁 武磊VS梅西成为西媒封面!关注度超皇马战巴萨 炒高管怼SEC特斯拉哪来的底气?看人家董事会发的钱 连学生都不放过的院长被免职校园性侵骚扰几时休 76人换来俩明星的战力不如詹娜自己!有图为证 英媒:印度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大国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美股IPO(二):Pinterest Offset发声表白支援妻子卡迪B承认无法改变过去 2019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赛两位华人设计师都未入… 归化球员本轮迎中超首秀侯永永赛前腹泻缺席训练 漢堡王隆重推出新版土豆培根芝士球,這是什麼神仙搭配啊! 创维数码下跌6%跌穿10天及20天线首三季赚4.2亿… 泡椒曾了解过湖人内部运作然后与雷霆续约了 送别!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黄卓珍去世终年95岁 云南信托迎来监管背景董事长此前任职平安银行 纽交所首位中国女交易员直击:李维斯IPO涨32%(视频… 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宣布退休或与中层退休计划相关 哈萨克斯坦首都改名未经公投引发民众斗殴 买机票遭恶意扣款?华住会反怼:是消费者非法牟利 三年没写青团今天憋不住了 小黄狗实控人自首易事特1.5亿投资和30亿承诺单悬了 中彰快速道車禍自小客起火駕駛葬生火海 日本做的这件事引发中韩齐声谴责 e-Golf纯电领衔大众多款纯电动今日发布 中国排协与四川省骨科学院达成共建战略合作协议 在加被绑中国留学生被找到:轻伤送院疑自己逃出 买睡袋打地铺每人四套方案中国花滑凯旋源自细节 响水爆炸中的幼儿园有100余孩子卷帘门都被震坏 曼联英超首发:博格巴领衔马塔轮换卢卡库替补 瑞声科技遭基金公司减持现跌近2%穿十天线 微信朋友圈日活超7.5亿小程序日访问量同比增长54% 韩国瑜首次“登陆”为何会河北老友?只因老白干 阿不都29分李根27分新疆再擒广厦2-0夺得赛点 【加拿大美食測評】A&W家族漢堡系列,老鐵包少年包都沒… 健身最佳时长,爽了就行! 吉诺比利球衣退役场边第1件礼品,竟然是纸巾! 直击|马云为数学获奖者颁奖:我高考数学考0分是事实 官方:泰国大选系统遭到黑客入侵犯罪团伙是惯犯 虚拟币交易所诞生记:三五十万建场机器人刷单冲量 新东方在线的盈利能持续多久? 图灵奖颁给熬过寒冬的人 华润置地今日将放榜现价涨近1% 俄战机一天2次在波罗的海上空伴飞美军轰炸机 精瘦小伙难长肉坚持健身3个月看到肌肉围度暴涨 大盘后市还要继续涨不停?分析师: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甲骨文12连败终结!小牛的历史就让他过去吧 韩国瑜签50亿订单回台高雄市民举“农民爱您”标语迎接 43岁林心如素颜运动汗如雨下,网友却被她的皮肤吓到了 中国杯-武磊房东传射国米大将破门乌拉圭4-0卫冕 九球天后:王霜有助开启留洋潮偶像是C罗自律典范 光大证券去年少赚97%派末期息10分 从赛车到民用版曝DaciaDusterEV谍照 九台农商银行建议发行不超过40亿人民币资本补充债券 Gmail将引入AMP功能:邮件内互动操作无需跳转浏览…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保时捷全系车型零售价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