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111.com_www.26111.com-【结构关系】

来源:欧洲经济前景多面承压:德国增速放缓英脱欧僵局难破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6 20:05:23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长毛话痨,电影版皮卡丘忠于“原著”#标题分割#  5月10日,影片《大侦探皮卡丘》(后简称《皮卡丘》)将与北美同步上映。国内很多年轻观众对于皮卡丘的认识是缘于动画系列片《宠物小精灵》中的可爱萌物,电影版《皮卡丘》故事创意则来自于任天堂的手游《精灵宝可梦》,而主人公“皮卡丘”一直是众多宝可梦生物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在1999年,皮卡丘曾被《时代》选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可见其影响力。该片的配音阵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诺兹和国内演员雷佳音分别为中英文版本的“皮卡丘”配音。从目前5月10日的预排片来看,以“卖萌”为主打的《皮卡丘》以61.2%的排片率高居榜首。新京报独家专访影片导演和“死侍”,揭秘游戏与电影中可爱的宠物小精灵的“萌点”。  故事  转场去美国,组队去冒险  《皮卡丘》由曾经执导过动画片《鲨鱼黑帮》《大战外星人》的罗伯·莱特曼执导,两届奥斯卡提名摄影导演的约翰·马西森掌镜。影片改编自任天堂3DS同名游戏,故事背景从原来的日本换到了美国,系列动画中大家熟悉的人类主角小智、小霞都没有出现,男主角变成了由贾斯提斯·史密斯饰演的蒂姆·古德曼,他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来到莱姆市,却意外地与父亲的前宝可梦搭档——大侦探皮卡丘相遇,随后他发现自己能听懂皮卡丘说话,最后他们决定组队踏上冒险之旅,邂逅了各种宝可梦,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毁灭宝可梦宇宙的阴谋。  影片从故事设计到所有人物形象的制作,主创团队坚持和日本皮卡丘制作公司全程紧密合作。导演莱特曼介绍,制作这部电影的准则是还原致敬观众印象中的宝可梦,“我飞去东京很多次和原创人员合作,以保证让角色们更原汁原味地呈现,我们将CG版本交给日本的团队,大家在各种反馈中来完成制作。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与游戏、动画片和电影都可以协调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爱设定可以让电影满足东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皮卡丘是个话痨大叔  对宝可梦的3D化还原,无疑是本片一大看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宝可梦穿流而过,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以及难以捉摸的超梦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集体亮相大银幕。  影片中众多出场的宝可梦身上在形象和动作上都在向原游戏和动画片致敬。虽然影片在一些宝可梦造型上相应做出了一些细微改动,但仍忠于游戏的原始设定——无论宝可梦有多么富有表现力的特征、动作、肢体语言和特殊能力,它们都仅仅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费解的是,电影中这个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动的角色并非如此,它能说话,他是全新的大侦探皮卡丘。由于影片改编自2016年的电子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中的皮卡丘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还有点猥琐,爱好是喝咖啡和偷窥女生。可以说,游戏设定里皮卡丘就是一个贱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强了皮卡丘的语言天赋,让他变得话痨十足,再加上由“油腻”的“死侍”瑞恩·雷诺兹配音,特意营造出反差萌。  卖点  长毛皮卡丘才忠于“原著”  对于影片中皮卡丘的造型,争议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长毛了。翻开《神奇宝贝百科》仔细查阅,会发现皮卡丘的属性是“电”,分类是“鼠”,游戏开发者也说它的设计原型来自于松鼠,所以皮卡丘长毛才是正常且忠于原著的。至于二次元动画中的皮卡丘虽然看起来滑溜溜的,但在动画里小智给皮卡丘洗澡场景的细节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实是自带绒毛的,所以说皮卡丘也有短短的绒毛,并不是想象中的塑胶光滑质感。  对于电影中的皮卡丘为什么要长毛,莱特曼告诉新京报记者,“皮卡丘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发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皮卡丘的毛发表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联想。当我们制作3D形象时,我们想让它感觉起来真实一些。我们只是自然而然地把皮卡丘本来应该有的毛发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没有毛,只有黄色皮肤,看起来就不可爱了。”  莱特曼表示,“仅仅是为找到最合适皮卡丘的颜色,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几百个版本,每个版本都尝试了让它运行,就算最后版本接近完成时也非常担心来自于日本制作方的意见,直到翻译告知对方挺满意才松了口气。”  对话主创  新京报:我们知道皮卡丘非常健谈,而且语速很快,你在配音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  瑞恩·雷诺兹(配音):想象力,我在为皮卡丘配音的时候录音间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听到其他角色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对情节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发挥想象力对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对困难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哪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欢的是小锯鳄,因为他是宝可梦发展的起始,我总是选择它,我还有一个它的小雕像。  新京报:拍摄这种特效电影最难的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准备?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出演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但是导演在片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有一些网球和标志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来供我们使用,帮助我们时刻了解皮卡丘的空间位置。我戴着微型耳机听着雷诺兹的声音,沿着他的路线走,他有动作捕捉。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需要记得皮卡丘在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想象,然后在周围空白的空间活动。  新京报:影片上映后会去了解观众的评价吗?会不会原著粉不满意?  罗伯·莱特曼(导演):我们对电影做了一些测试,邀请了皮卡丘的粉丝来观看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精力来做这项工作,但是同时我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关于宝可梦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与旧中达到一个平衡。  新京报:你家有多少皮卡丘玩具?  贾斯提斯·史密斯:现在我出演了这部电影,我有很多皮卡丘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皮卡丘玩具。  瑞恩·雷诺兹: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们有太多这样的玩具,这样他们能更好地发挥想象力。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应该问传奇影业要一些的(大笑),这好像是演员们经常做的事,然后寄给粉丝之类的。  新京报:如果你有机会去莱姆城,你想做一个人还是一个宝可梦?  贾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个人。我觉得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去体验宝可梦会更酷,因为我们可以抓住它们,收集它们一起战斗,成为它们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们真的很酷。  瑞恩·雷诺兹:我会选择做宝可梦吧(大笑),一开始它们没法说话可能会比较难受,但我特别喜欢宝可梦可以读心,了解我们的感受这个特点,感觉很酷(像是高级物种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说“皮卡皮卡”。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进莱姆市你会做什么?  瑞恩·雷诺兹: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厅的话),找事儿(大笑)。  游戏成绩  1宝可梦形象在1999年登上了《时代》杂志,并被选为年度第2大最有影响力人物。  2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宝可梦中心商店。其设计模仿了大阪和东京的其他两个宝可梦中心,并以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标志物命名。  3在2008年《吉尼斯世界纪录游戏玩家版》中授予了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包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RPG系列游戏”“拥有最多衍生电影的游戏系列”等在内的八项纪录。  4IGN将精灵宝可梦系列选为最令人渴望的游戏系列之一。  5精灵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系列。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实习生张博雅(责编:单芳、陈悦)

编辑:www.26111.com_www.26111.com-【结构关系】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gabapentin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俄空军换装进程加速74%现役战机为最新装备 范冰冰一家好忙!弟弟范丞丞综艺不断,爸妈高调现身时装周 云南多个高校新增“爆款”专业数据科学增加最多 梅娃公布下赛季自由滑选曲演绎凄美艺妓引热议 《青春须早为》钟楚曦求婚胡一天追梦一度迷茫 健身健美锻炼背后的基本原理,增肌就这样简单! 拍照手机能“杀死”单反吗 多倫多DT平價美味的日式Donburi,就在Eaton… 中金:收益率曲线倒挂并非判断市场拐点的充分条件 库尔图瓦:不后悔加盟皇马希望和阿扎尔再做队友 低级失误!耿晓峰姜至鹏“互相谦让”埃神笑纳大礼 跪了!NCAA八进四5.3秒神奇1+2扳平,进加时! 明明是利文斯顿扣的篮,风头全让戏精库抢了 朝阳法院签约引入金融服务系北京破产审判领域首次 基层干部吐槽文山会海:32个工作群一周20个会 跨境支付企业空中云汇C轮融资1亿美元成新“独角兽” 美国1月份贸易逆差收窄进口中国商品大幅下降 喜欢暗访的省委书记这次暗访只带了一个厅长下属 不行就扔喜歡就買,再告訴你一些春季購物秘籍 U23亚洲杯分档:国奥三档日韩二档泰国越南最高 外媒:美希望不久举行第三次“特金会” 北影节开票《2001太空漫游》5秒被抢光 大摩:金山软件目标价升至18元给予与大市同步评级 为啥美国癌症治愈率比中国高出一倍?真相令人汗颜 国家级新区+自贸区:西咸新区打造“双区”发展格局 方大同不让薛凯琪上台紧密排练红馆演唱会 马龙复出未展最佳状态“中国龙”离东京有多远? 19岁中国健身妹臀部上面放水杯实力挑战卡戴珊 欧美金曲机器黄老板为什么大牌歌手都找他写歌 空客拿下中国巨单波音被指3个月上线737Max项目 麦粒塞勒斯打扮穿越引回忆重现10年前青涩造型 高盛资产管理等全球基金认为新兴市场债券值得买入 3大主将至少伤缺2场!最后一舞能完美谢幕吗? 张平:中国金融服务体系从高集中度转向可持续分散型 曼联续约铁主力陷僵局巴萨巴黎尤文都想免签他 华为P30背后的较量:OPPO、vivo、诺基亚等拼拍… 直击|饿了么口碑将建开放平台买菜业务扩至500城 徐耀昌嗆柯文哲夫妻別再演戲陳佩琪罕見臉書道歉 美元和黄金,谁才是真正的市场避风港? 李彦宏谈汽车智能网联:从基础设施网联到无人驾驶 處理鬥毆遭記過 雲縣警局長表負責承受 中国赛塞尔比资格赛爆冷出局丁俊晖顺利进正赛 苹果推出游戏订阅服务不被看好大部分玩家不买账 西甲-本泽马传射+89分钟绝杀皇马3-2险胜垫底队 薅求职学生“羊毛”培训机构“付费内推”应管起来 马龙复出夺冠展现王者霸气世乒赛三连冠指日可待 選總統嗎?韓國瑜:老鼠拖拖鞋,大的在後頭 暗访河北邢台违建别墅群项目曾上报建设酒店客房 官方回应吴宣仪行李箱事件:严禁该粉丝参与活动 韦德末节发威热火胜!奇才4连败季后赛几乎无望 德银德商“抱团取暖”英雄末路还能绝地反击吗? 法国“黄马甲”举行第20周示威抗议参与人数再降 柯震东突发文说再见被问“毒戒了吗”罕见反击 山西沁源森林大火6000余人灭火省委书记亲自指挥 威盛CEO陈文琦:计算力是AI向前发展的最大驱动力 健身最佳时长,爽了就行! 一年半来首次:全球负利率债务规模突破10万亿美元 春假來襲,如何在大LA度過72小時! 遭鲍云质疑节目中作弊?戚薇发文回怼:拿出实锤 范冰冰要转行?美容院开业李晨范丞丞等亮相剪彩 《都挺好》大结局了这些隐藏的苏州美食你还不知道 “去美元化”催生“淘金热”俄罗斯推高国际金价 泳池飞鱼比赛必带什么?徐嘉余:金牌一定带走! 西媒感叹武磊影响力西人将加大中国球员引进力度 联想控股总裁:随着市场恢复有望重新贡献利润 阿Sa爆吴浩康拍床戏紧张冒汗感恩叶童赞赏认同 这才是金特会不欢而散原因特朗普悄悄递了一纸条 王源为“老爹”王景春打call:电焊界最会演戏的 比伯点赞与赛琳娜旧照粉丝解释称实为点赞水果姐 戴姆勒向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投诉诺基亚汽车通信专利 美放言5年内“重返月球”美媒:向中国发出挑战 观察家报:欧盟为特里莎·梅政权下台做准备 欧央行考虑降低银行超额准备金费率欧洲银行股大涨 紧急状态维持!众院推翻总统否决努力失败,川普再下一城 股东起诉特斯拉证券欺诈诉讼已再次被美国法官驳回 卡戴珊流泪痛哭怒斥TT出轨感觉TT可能还爱她 三星Note7爆炸案判决:三星不用道歉仅赔被烧电脑 彭博:全球贸易急转直下创2009年以来最大降幅 中石油官员接连落马 大宗商品一季度复盘油价以29%领涨 花旗:中国生物制药是首选买入股目标价13.2元 广西少年被“错抓”14天释放其父称警方连道歉都没有 罗志祥邀陈乔恩拍新歌MV自曝吻戏前用漱口水 审计署:河南等7地区部分金融机构存在不良率高等问题 梅兰菊竹合体!霍汶希亲密合影阿娇阿Sa容祖儿 平成时代进入倒计时看看日本人怎么“凑热闹” 范冰冰美容院开业:妙美肤殿堂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贾跃亭第三位“接盘侠”登场:他带来了6亿美金! 勁球頭獎7.68億元威州一券猜中 土耳其将收紧供应来支撑里拉至少到地方选举结束 “带货”排名超过张雨绮!“宝藏女孩”贾玲究竟如何突围 英国国会将对不同脱欧方案进行“指导性投票” 团贷网被立案:贷款余额145亿关联公司派生科技停牌 上港新希望!武磊二世这样复刻武球王灭菲律宾神迹 把梅西忘了?巴萨大将:最强队友伊布最佳球员是我 謝龍介告陳水扁助選違反選罷法 两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厕所要基本无蝇蛆、无明显异味 比亚迪推出全球最长电动巴士,将在哥伦比亚试运营 吉利火线入股Smart背后: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遇挫 美國現象/移居趨勢:貧富階級兩極發展 麦莉打扮“穿越”引回忆重现10年前青涩造型 前国米首席球探:我曾为国米谈妥热苏斯和卡塞米罗 华尔街去年利润创8年新高奖金是纽约平均工资两倍 沃尔沃通过第二次发行债券筹集6亿欧元 巴黎天文台:现已勘测发现4000颗系外行星! 万科2018年净利337.7亿新项目集中在一二线 退休3年放贷已10年?县国税局干部放贷千万引质疑 分解巴菲特的超额收益:股神的三大能力圈 蘋果推新聞訂閱會不會拉走媒體原始訂戶? 直击|黄晓庆:5G时代运营商要从带宽销售变成收入分成 上汽斯柯达提前下调零售价最高降幅1.5万元 大摩:重申猫眼娱乐增持评级维持目标价25港元 德国超市之王败退中国?95家门店百亿卖身 FE电动方程式赛事再掀中国攻势新浪全方位助力 巴萨又迎来魔鬼赛程!15天6赛三冠王关键阶段 三节23+11+10!差一场平魔术师孩子又帅又能打 担心影响品牌:微软禁止员工愚人节给公众“发彩蛋” 首席执行官突离任富国银行信用评级展望遭标普下调 应急管理部:各省份建立抢险救灾免费通行保障机制 博鳌论坛亚洲竞争力年度报告:“四小龙”分列前四 郭平:华为期待正常行驶但确实有备胎 武汉50万株樱花树绽放20余个赏樱片区1天迎客30万 茶π首换装农夫山泉能否打好年轻牌 TCL集团:通过子公司出资2500万美元投资美创投基金 跨省提任“75后”南京溧水书记拟任天津东丽区长 地球玩“漂移”,一不小心推动了生命的演化 2019年3月27日期市交易提示 欧洲央行总裁警告:市场低估了英国无协议退欧的风险 斯托:对手进球不可思议心脏受不了输球不仅因防守 英媒称社交媒体滋养自恋倾向九项指标帮你自测 债市担忧美国经济恐衰退市场疑虑是否合理有待验证 实录:我是一名工程师曾为响水爆炸工厂提供技术服务 趣头条盘前大涨超14%传阿里投资1.7亿美元 胜利聊天室受害人现身遭强奸犯喊话“抓不到我” 工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升26.5%至1615.94亿元 儿童也要预防肥胖 国通快递:总部园区大量仓车被出租加盟商退网未退款 48张3月Nature子刊封面,哪张最打动你? 凤凰卫视拟出售部分一点资讯资产代价超30亿元 响水爆炸伤者直击:玻璃碎屑留在5岁女孩眼底 55万亿美元债券市场陷入疯狂从投资级到高收益全涨 赵丽颖被爆产后抑郁,冯绍峰喂奶动作不温柔她就哭 设计与工程的完美结合吉利星越设计解读 27罚14铁!辽宁罚球惨不忍睹多进1个早结束了 “缩表”之变对海外中资股影响如何? 三星不灵韩国经济“打喷嚏” 监管部门发声:《电子商务法》不会追溯过往行为 领展升逾1%破顶暂四连升涨约6% 《都挺好》收官姚晨告别苏明玉直言结局是悲伤的 香港金管局颁发虚拟银行牌照携程金融参股企业在列 甄子丹遭岐视离场关之琳力挺:子丹不会胡说八道 苹果还能创新多久? 响水爆炸涉事公司:许可证过期3年暗访组差点晕倒 为什么美国永远不会有高铁?美媒:有四大原因 36岁健身13年曾经的小胖妹依旧年轻似少女 市场监管总局:学校食品安全形势仍不容乐观 恐泰症蔓延的中国足球国奥连胜挽回了一丝颜面? “斜杠”青年:为追求个性发展从事多种职业 美司法部长拟4月向国会提交“删减版”通俄调查报告 美媒:旧金山湾区科技公司将裁员超过1000人 希望你的H-1B申请包裹都挺好,别忽略这些影响最终成败… 互联网货基迎转托管,6000亿腾讯理财通规范基金销售 一艘邮轮在挪威遇险约1300人等待救援 董明珠演讲点名雷军方洪波:从十亿赌局到抢人战 又见私募罚单不仅伪造银行缴款凭证还挪用基金财产 看着都疼!郑达伦舍命铲射追平大腿根怼中门柱 美银美林:联想集团目标价升至7.9元维持买入评级 申花:安排钱杰给进行爱国教育跟他学中文+唱国歌 海航再进甩卖季国泰航空42亿接盘香港快运 从《爱死机》看Netflix的硬核基因 响水爆炸当天村民门口安装的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幕 瑞信:德意志银行合并比不合并的可能性要高 「身為女性遭開除」前鮑德溫公園警長獲賠700萬 英国首相遭遇挫败脱欧过程控制权落入议会之手 金融科技如何赋能新时代?毛振华、马骏等共做讨论 儿童选择奖颁发《复仇者联盟3》获最受喜爱电影 绿城中国现逆市扬逾7%暂四连升涨18% 洛阳玻璃去年少赚约82%不派息 2019年独角兽特点:估值高商业模式多样持续亏损 郁可唯与温昇豪再续前缘九年后晋升对戏合作 \"十年月老\"孟非谈感悟:相亲综艺有\"撞题\"有挑… Apex的潜在成功,EA业绩或将迎来转折点 程维回应司机被害案:已派柳青赴常德看望司机家人 HMD澄清:诺基亚7Plus数据泄露系人为失误,已经… 官员违规经商“股权分红”获65套房产30个车位 扎克伯格呼吁全球互联网监管更严格:政府应参与其中 當仁不讓民主黨新生代歐洛克角逐總統大位 性侵前科一键查除全国推广外网友还想加上这功能 莫文蔚天津开唱献《五环之歌》追思好友张国荣 深化宝马“在中国,为世界”战略科鲁格首次提出“三大共… 打针还没消肿就出来营业?王心凌近照惊悚堪比恐怖片! 好未来4月25日发布2019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 安倍这一次用心良苦中国更要警醒了 盒马CEO侯毅反思:新零售为何有这么多坑需要去填? 《流星花园》导演蔡岳勋涉嫌骗投资被曝欠500万 华为感谢苹果“暖场”用新品技术证明硬实力 1.7米的健身女神后翘前凸蚂蚁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