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al988.com_申&博注册网址

社友网

2019-07-17 05:13:20

字体:标准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老人去世 保险理赔咋这么难#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一份生死两全保险,在被保险人去世后家属到保险公司报案,本该按照程序顺利进行的理赔,无奈家属百般周折跑了数趟,仍拿不到应得的赔款。近日,一位市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为去世亲人领取保险金时的遭遇。提到保险,人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保险产品的费率、保障以及保险公司实力,但对于理赔服务的优劣却少能体验到。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并非个案。不少寿险公司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精力,然而对理赔服务却十分轻视,甚至连基本的人员培训都没有到位,从而导致了投保容易理赔难的现象。火化证明不能证明死亡?王小姐的父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了一份生死两全保险,这份保险规定,每5年期返一笔生存金,死后一次性得到身故保险金的补偿。被保险的老人去年因病去世,家里在处理完丧事,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了案。待家人情绪稳定后,王小姐和姐姐以及母亲想去保险公司理赔,却经历了各种周折。首先是保险公司地址变更,客户却没被通知。王小姐报案时,当时这家大型保险公司大楼还位于金融街(000402),这次一家人去了旧址却扑了空,这家公司大楼已经搬离金融街,理赔业务分布于北京几个网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告知他们。王小姐和姐姐只好约了时间再次和单位请假,带着70岁的母亲去新营业部理赔(身故理赔受益人必须全部到场)。然而,在位于西三环的这家新营业部内,王小姐一家向工作人员咨询理赔事宜,工作人员却大部分只做理财业务,对于保险理赔的办理一问三不知。等到总算有人肯出面受理时,依然很不顺利。理赔人员向王小姐索要家属死亡证明,而王小姐拿出父亲火化证明时,保险公司却拒不受理。“‘死亡证明’一共三联,一联是给派出所,第二联给火葬场,第三联是给单位,家属手里没有了。保险公司要证明被保险人死亡,非要死亡证明。实际上是,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不会给火化,这是先后顺序证明。难道人都火化了,火化证明不能证明人已死吗?”王小姐说,就这个问题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后保险公司总算勉强答应收下这个材料。生存金重复扣了两遍提交理赔材料中的问题不止一个。在王小姐父亲去世,家里人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却没注意到,照常支付了当年的生存金3500元。王小姐表示父亲已经去世,应该领取的是3万元的身故保险金,并同意归还错发的3500元生存金。而保险公司业务员当即表示:今天不能收你们材料了,你们把3500元生存金先归还后,再一起过来办理身故金的理赔。保险公司理赔网点周末不营业,王小姐和姐姐是在工作日和单位请了事假来交材料,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这个细节不被受理,而且这还是由于保险公司失误造成的。这意味着她们一家人还要再跑一趟。在找到这个网点的负责经理反复沟通后,保险公司总算答应先收下材料,签好字,等到生存金返还后,再受理身故理赔。几天后,70岁的母亲想着别让孩子请假了,就按照要求带着3500元到保险公司办手续,却又被告知不收现金了,要求打到对公账户上。工作人员还带着王小姐的母亲,到楼下中国银行(601988)去办理,又因为老人没有这家银行的卡,要先开一个账户转账。当时,老人不敢随便开户,就给女儿打了电话。王小姐和保险公司业务员咨询后得知,只要将钱打到公司一个对公账号上就可以了,于是她马上在ATM机进行转账。10分钟可以办的事情,保险公司却根本没有及时告知客户,让老人跑了一趟还要求再开新账户。本以为就此可以顺利理赔了,谁知道麻烦才刚开始。几天后,王小姐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通知她身故保险金已经办理好,3万元身故金扣除生存金给付3500元,实际到账26500元。“既然我们已经返还了3500元生存金,保险公司就应该按照约定金额3万元理赔身故金赔付了。合着我们把生存金已经退回去了,保险公司在3万元身故金里又重复扣了一遍。”王小姐说,在已经报案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自己打错了生存金的行为却要客户跟着折腾。而且明明可以直接从身故金内扣除多支付的生存金,保险公司却非要多一道手续,让家属多跑一趟归还生存金。最后,理赔时还因为管理混乱,又从身故金里多扣了一道,让客户蒙受损失。整个理赔流程里,每个环节都出现了不该有的问题。身故保险金打到去世者账户上当王小姐给理赔网点打电话,告知他们身故金数额打错了,公司进行了重复扣款。接洽他们的工作人员板起脸说:这事不归他们管,网点仅受理理赔材料,不负责最后给付环节,有问题让她自己去找公司客服。王小姐只好拨打这家保险公司的客服说明原委,客服人员说将在3个工作日内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结果过了一周也没人理她。无奈之下,王小姐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并表示,再没有人受理就要到北京保监局进行投诉。这次立刻就有一个自称经理的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要投诉?“这件事并不复杂,就是公司多扣了钱,我之前向客服留言也说清楚了。好容易有人回复却还要再问我一遍为什么投诉?什么事情?难道公司不了解情况吗?”王小姐表示,她只好再次跟这位经理重复讲述了一下遇到的问题。这件闹心的遭遇中还有一个细节,事后想起来也是保险公司的疏忽。这笔身故保险金,保险公司竟然是打到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的银行账户上了!转账之前保险公司根本没有跟家属核实已经去世的被保险人账户是否还存在。还好王小姐父亲的银行账户还未来得及销户,否则又是一桩糊涂案。交钱有人管理赔无人问“我妈妈为此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多扣了3500元,而是整个过程觉得特别窝囊堵心。”王小姐说,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按程序就能顺利办下来。结果保险公司理赔时候,偏偏要在各个环节给客户设置麻烦。本来该是客户应有的正常权益,却要费尽力气争取才能得到。遇到所有负责理赔的人员都极不专业,可能都没有经过基础培训,对于各方面流程都不清楚。我们在这家公司投保了20年,也很信任这家公司,从来没想到会在理赔上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家人员结构简单,所有人都在北京一地,还会遇到这些理赔的障碍。如果是在京务工人员需要理赔,家属又分散在各地,再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该怎么办啊?”王小姐父亲所投保的这家寿险公司,是位于业内第一梯队具有行业示范效应的一家公司,并非刚刚成立的小公司。“营销人员推销保险的时候,会极力突出保险的功能优势,但是理赔的优劣却是不到最后体验不到的。如果连这样的大公司理赔服务都尚且如此,行业整体理赔服务让人不敢想象。”王小姐说。理赔投入精力远不如营销这几年,随着人们的保险意识提高,很多家庭都购买了保险。但还是会有人对保险有抵触情绪,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保险中理赔难而不愿购买保险。不要说需要鉴定的车险、财产险或者可能存在争议的意外险、医疗险,就算是简单的长期寿险身故赔付,也可能因为理赔服务滞后让人堵心。一位保险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寿险公司的内部分支机构很多,一个理赔申请,从不同部门调来材料手续比较繁琐,进度也比较缓慢。如果有的公司内部协调不好,就会比较混乱。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险营销方面上,内部对于理赔的管理和关注度低,在培训投入上也不如营销,这也会导致理赔人员的专业度不够,缺少处理复杂纠纷事件的能力。因此,建议投保之前,不但要仔细考量产品,也要详细地了解保险公司的售后理赔工作。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出现保险公司在意外险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当事人提供“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等不合理证明资料的问题,原中国保监会(现为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过一份《规范保险理赔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要求理赔相关当事人提供证明资料应严格遵守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得随意增加证明事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确需相关当事人提供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出具的,保险公司应主动考虑要求其提供具有同等效力的证明资料替代,严禁刁难相关当事人。保险公司要在全系统内对不合理证明资料问题开展自查整改,并坚决予以杜绝。要重新审视和评估现行理赔制度、流程、手续,修改和清理其中不合理、不必要的环节,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创新服务方式,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便捷的理赔服务。各地保监局对自查整改不到位、理赔投诉较多、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公司严肃问责,并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记者看到,这个规定的出台时间为2016年,然而规定出台3年后,这些理赔中的乱象仍然未能全部被规范。

责任编辑:www.goal988.com_申&博注册网址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商务部:正抓紧提出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方案 马斯克: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已遥遥领先 今天起余额宝个人投资取消“双限” 沙特阿美拟12.4亿美元收购现代炼油13%股份 7.5亿!利物浦赢出巨额赞助力压曼联直追巴萨皇马 体验次世代速度,vivo首次5G手机预商用公开路测 英特尔将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专注5G网络 特斯拉:松下电池供应不足影响Model3产量 冯建宇:《新白》演糙汉压力小最想合作苏有朋 美联储会议纪要:若经济好转将为进一步加息敞开大门 YouTubeTV订阅价格升至50美元加入HGTV… 谷歌为GSuite用户引入新安全工具:包括新安全沙盒 恩比德因为膝伤G3出战成疑76人扳平靠他carry 航运股逆市有追捧太平洋航运升逾4%破多条平均线 西媒点评武磊表现:被防住了没能找到自己位置 吴晓波频道离开吴晓波还能卖出高价吗? 跟着小米吃肉喝汤长胖石头科技要冲击科创板 中戏小生小花齐聚拍摄,千玺刘昊然颜值超能打,李兰迪成最… 创科实业高位回吐现挫逾2%失守10天线 李汶翰夺明星势力榜日榜冠军周榜能否夺冠引期待 两男子取了个包裹,因为里面的一罐“豆腐乳”可能要坐15… 西甲亚洲德比谁赢谁输西媒:武磊输给了乾贵士 中信证券:宏观数据超预期需冷静看待静待月末买点 金像影帝黄秋生:我现在可以说是无惧无恋 解码汽车金融潜行4S店:以租代购贷款垫资兑付遇险 G-Eazy新恋情曝光与95后超模手牵手现身好莱坞 梅轩宇否认捏造事实:是发布了未核实的信息 被调侃长得像藏狐适合演妲己周冬雨:差不多得了 万幸巴黎圣母院里的文物都在大火中被抢救出来了 中国女排集训流行剪头发时间管理从这开始吗? 拜腾回应董事长毕康福离职传闻:与事实不符 李湘女儿王诗龄近照曝光,网友:都瘦脱像了! 模特河北麻友子社交网站宣布从《ViVi》杂志毕业 淘宝吃货大数据显示:浙江人勇追辣与臭重口味成潮流 入局零售业400天,腾讯“交卷” 焦虑的谷歌云会把战场搬进中国吗? 黑洞照片让“天才少女”火了母校的贺词害苦了她 荣誉时刻!西藏小球迷现场观战上港感受足球激情 版权黑洞烧到中国字方正字体套路满满维权实为推销? 公积金买房有重大变化二套房认定“认房又认贷” 由2个旅扩编为8个旅?官方证实中国海军陆战队扩编 饿了么回应植入试卷传言:和出题人没任何形式接触 普拉达下跌4%此前遭花旗下调目标价 LPL春季赛半决赛展开王思聪到场又引爆热搜榜 违者或可被判入狱!入境美国注意,这些物品不能带 阿扎尔:很高兴看到齐达内回归足球世界需要他 科尔曼:重庆赢完上港信心大增我们犯错导致失球 高盛:维持中国联通中性评级微升目标价至10.3港元 张艺兴正确解读自拍角度网友:哪个角度都很帅 美国猪价起飞:火腿价格创十二年来最大涨幅 中年国泰航空重组求生:曾两年亏损18亿港元 风尘四侠赛后一起去酒吧!布克拉塞尔同行(图) 郭台銘提箴言:給「最好人選」韓國瑜建議 张正源:东风风光首款电动车E3将于三季度推出 IMF总裁拉加德敦促遏制全球经济协同放缓 怪兽充电完成3000万美元融资 罗素兄弟硬核推荐:看《复联4》选IMAX更震撼 中超-埃尔克森错失必杀裴帅中框上港客场0-0天海 6中6刷生涯新高!考辛斯伤了勇士只能靠他了 华为誓言不造车要帮自主车企“变道超车” OPPOReno系列超清夜景2.0评测:夜原来这么美 Uber在自动驾驶上的研发投资超10亿美元 淡水河谷Brucutu矿接近恢复生产铁矿石矿业股走低 反思老牌商场关闭潮:新型商业须走综合立体街道模式 保利发展去年净利润涨3成为高价地计提存货跌价23亿 美国人:我们西部人民还在吃草反对捐款巴黎圣母院 “秃”如其来的“脱发险”网友:一根一根数吗? 因“发布虚假或误导性陈述”:苹果遭遇股东集体诉讼 天海距离首胜就差两个5公分!卫冕冠军差点折天津 视觉中国网站已无法打开 美图盘中跌幅扩大至7%创3月21日以来新低 奔驰女车主提8大诉求中消协前律师团长:合理合法 中信证券:国改东风再起再论“改革是闯出来的” 真和解?《复联4》新预告美队演讲唐尼眼神肯定 张轩睿否认节目有剧本:和Selina约会是自己排的 安帅:C罗至少能踢到40岁不光是因为他身体好 2019上海车展探馆:艾康尼克SEVEN/MUSE概念… 俄罗斯:抓住北极机遇强化军事存在 高了还是矮了?珠峰“量身高”再出发 《蜗居》十年后六六再写“房子”孙俪主演 曝尤文1亿帝星今夏将被清洗!用他交换国米锋霸 外媒关注中国数据:最新的GDP增幅有些出人意料 逾期60天进不良到底科不科学? 2019上海车展:观致mill2概念车正式发布 连续十三个赛季季后赛命中三分!这是现役第一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为啥拍糊了?科学家这么说 杨玏《黑色灯塔》杀青曝剧照搭档吴倩上演律政剧 恩比德因为膝伤G3出战成疑76人扳平靠他carry 【深度】二季度展望:黄金逻辑重构上涨依旧可期 美团旗下小象生鲜接连停业,官方未作明确回应 进攻乏力!上港此刻是否想起武磊?急需内部挖潜 马云再谈996:理性讨论比结论更重要 特朗普曾被“通俄门”调查“吓哭”?现在该笑了 视觉中国三日市值消失53亿元基金预测还差一个跌停 罗会明:现阶段应重点发力微型电动车 火星又没甲烷了?到底谁在闹着玩! 卡哇伊砍37分洛瑞回勇猛龙大胜魔术扳成1-1 NBA公布本赛季球衣销量排行:詹皇榜首哈登第6 曾轶可新歌回应网络暴力:别相信耳朵相信双眼 法国“黄马甲”进入第22周图卢兹市发生冲突 因“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突然ST如何防?(附名单) 杨紫与乔欣张云龙“隔屏”同框画面逗趣搞怪十足 奥邦建筑主席向执董叶建华转让6000万股持股 普京:国家航天中心的造价约为250亿卢布 起底汽车金融:4S店早就靠汽车金融来维持盈利了 劳模雷军的悲伤:为什么小米越来越不感动人心? 日产回应全球产量削减15%传闻:完全失实 日美外长防长将召开会议拟探讨F35战机坠毁事故 美媒专访任正非:华为未来关注5G、边缘计算和云计算 英超-妖锋帽子戏法热刺4-0保前3伯恩茅斯5-0客胜 季后赛模式!洛瑞7中0挂零被打爆林书豪被雪藏 美国民众反对捐款巴黎圣母院:川普就不担心我们吗? 新药物可有效治疗失明:可抑制异常血管生长 曼联大将未战先奶:巴萨实力在另一个层次上 回击美国?俄外交部:尽最大努力帮助古巴和委内瑞拉 中方:谎言说上一千遍还是谎言蓬佩奥先生可以休矣 亚马逊全球数千员工审核Alexa对话:提升语音助理能力 邓海清:央行例会释放七大信号主动型宽松边界已现 A妹与BigSean被拍引复合猜测二人无意重续前缘 张承惠:金融体系要注意防范风险的问题 “迷魂”珍爱网:红娘的嘴,骗人的鬼 太阳城集团飙升逾7%暂四连阳累升近33% 中超曾有暴力鸟类似案件登巴巴飞踹冯潇霆只染黄 花莲地震致山区落石太鲁阁疑有两名游客被击伤 宋慧乔专宠的奶油白才是春天的味道 Yorkdale搞事情推出限時popup網紅展讓… 六旬患病华裔老人因警方过度执法离世,有美国警察敲门你知… 福特CEO称该公司高估了自动驾驶汽车发展 UFN152新增沃尔坎VS拉提菲拉基克VS曼努瓦对决 华为董事长梁华退出华为软件公司常务董事同时退出 滴滴成立子公司:业务包括航空票务与境内旅游 演足两代峨嵋掌门周海媚:让我对角色理解更深刻 黑龙江公安厅原巡视员被查曾指挥破刑马加爵案 胡锡进评奔驰事件:支持把严重不良行为拉出来\"示众\" 张鹭:未赢上港太遗憾不会再差无非就是倒数第一 意甲-佩剑+纳英戈兰破门伊卡尔迪助攻国米3-1胜 杨祐宁重磅登杂志周年刊封复古光影在线撩人 外媒:拍卖会上的4.5亿美元达芬奇名画或是赝品 麻理教授:我们大概率生活在\"黑客帝国\"式的虚拟世界 视觉中国跌停市值蒸发近20亿全景网也被黑洞\"带走\… 刘家凯发长文力挺吴青峰:我心中最美好的歌颂者 Pinterest获买入评级,社交独角兽将比肩Face… 中国田径132人出征亚锦赛全面对决西亚归化队员 法国巴黎圣母院起火巴黎市长称火势严重 亚马逊中国将停止非自营业务 iPhone销量低迷翻篇:投资者关注苹果服务业务前景 深圳要建超高摩天大楼?官方:没这个计划 古力娜扎大谈恋爱观:面包自己挣给我爱情就够了 余英离开后姚振华的地产生意怎么样了? 国内旅游企业启动应急预案调整巴黎圣母院旅游产品 外媒:德国结束经济黄金时期贸易环境艰难 时过境迁?郑秀文经纪人社交网站头像由黑转彩 席忠民:补贴退坡后要么出色要么出局广汽新能源会是后者 南方被检察机关正式提起公诉涉嫌危险驾驶罪 三星推出GalaxyA80韩国厂商也做机械弹结构了 曲靖银行支行长私刻萝卜章违法贴现千亿票据获刑 奈飞新财报核心数据超预期付费用户增速致市场焦虑 古稀之年功勋教头刘永福回归带大级别他是行家 海王要来中国打世界杯!他最想击败澳大利亚 美媒臆测中国搜寻F35残骸:逆向复制将是美国噩梦 郭台铭参选2020是否影响鸿海集团营运?公司回应 银行资产新扫描:2020年最难过三四线房价大概率下跌 杨德龙:四大因素提振市场信心A股回调右侧机会显现 美团被曝启动首次大规模裁员:人数达千人尚未回应 斯诺克如何在荷兰与飞镖竞争丁俊晖能给他们思路 非洲教授:别听西方说三道四我们不学中文才幼稚 5G股个别走中国铁塔绩前受压跌逾1%中通服上升1% 中国3月贸易顺差326.4亿美元离岸人民币短线升值 深击|亚马逊中国电商毁于谁手? 谷歌和亚马逊结束流媒体“冷战”:互相登陆对方设备 非洲最大电商Jumia上市:首日大涨76%市值近20… 味千(中国):一季度快速休闲餐厅业务销售增长7.2% 卫健委:边远地区优秀基层医生可放宽学历优先评聘 美国海淘网站开启华为P30系列代购服务 给你点颜色看看,这是一篇大做“表面”功夫的文章 英媒:波音公司称737MAX软件已被修复 誓言5年内修复巴黎圣母院马克龙这个计划不轻松 巴萨领袖之魂传承给了他!曼联球迷也为他鼓掌 一吵架就冲动说分手? 中方强烈反对蓬佩奥肆意诽谤中拉关系:谎言说上一千遍还是… 俄军将在北极部署S400及铠甲防空系统护卫北极航道 利物浦遭对手狂奶:红军当世最强攻击力太强大了 5G重新定义汽车:车企与供应商谁主沉浮? 如虎添翼!国安梦幻中场又迎1猛将他能接郑智班么 开拓者仅6人出战完成28分大逆转升至西部第三 深圳福田水务局:已提前预警施工单位存侥幸心理 京东入股五星电器背后:电商企业线下寻找新机遇 马上出发|探索高原之美,资格漫步云端! 兩折不到喝咖啡?星巴克的新rewards兌換開始啦! 众星助阵利尔-迪基公益新歌比伯A妹吴亦凡等献声 爱奇艺5月16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恒天集团原董事长被开除党籍违规占住房搞钱色交易 Pinterest获买入评级,社交独角兽将比肩Face… 吴亦凡发布最新单曲黄子韬发文力挺:哥哥爱你 NBA2018-19赛季季后赛对阵图 蓬佩奥:中国杀了数百美国人中国大使:他失去理智 惊呆!利物浦悍将引众怒竟冲阿扎尔喷鼻涕|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