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psb.com_www.66psb.com-【绝对满足】

社友网

2019-05-24 19:26:27

字体:标准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责任编辑:www.66psb.com_www.66psb.com-【绝对满足】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巴萨利物浦大战前赛程对比谁占优势谁更吃亏 风尘四侠赛后一起去酒吧!布克拉塞尔同行(图) 保亿置业旗下楼盘或摇号作弊补助购房者最高2000元 大马羽球一哥:盼跨过考验奥运积分赛前解决问题 金卡戴珊香水发行日撞泰勒倒计时遭质疑宣布改期 BeatLA!勇士别做梦了!击败湖人是不可能的 欧洲经济增长正失去动力德法两国却背道而驰 男冰世锦赛中国队4:0比利时以1分优势保级成功 宁泽涛退役后代言怎么办1元友情价并非真相? 女冰世锦赛北京交出满意答卷中国冰球目标冬奥 “迷妹”上线!容祖儿钟欣潼见Jasper笑得合不拢嘴 防弹少年团走红制作人身价高达51亿 牢记这几点轻松get郑爽的少女风 逆天!梅西5分钟杀死曼联这神球博格巴看傻了 IMF总裁拉加德:现代货币理论不是灵丹妙药 警惕春季易复发的几种常见病 西媒解释武磊为何陷入低迷西人变阵他还没适应 视觉中国版权“黑洞”:毛利率高达63%诉讼超百起 资金吃紧,失去大众信任的特斯拉如何度过瓶颈期? 巴黎摆烂!欧冠出局后联赛又遭血洗穆帅敢接吗 视觉中国回应黑洞照片版权质疑:未经许可不能商用 美国司法部指控阿桑奇入侵机密电脑最多入狱五年 7投全失得0分!价值3120万刀的他如此让人熟悉 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4%居民收入增速跑赢GDP增… IMF高官:在世界经济摇摇欲坠之际请不要再伤害它! 迅销中期股东应占溢利1140.29亿日元同比增长9.… 《复联4》记者会美女翻译爆红竟还开公司捧男团 SpaceX将发行股票融资5.1亿美元:估值290亿 虫洞不能让你回到过去,但可用来躲避星际战争 战利物浦前巴萨安心争西甲:再赢三场提前夺冠 一只风筝飞进地铁高架杭州1号线16日被迫降速 价格贵出货量少?折叠手机被看衰 汇证:再升腾讯目标价至450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欧冠耀眼红星今夏入市拜仁?名帅:他该去巴萨 格力电器再创新高,有券商上调目标价至80元 郑秀文疑回应许志安出轨,网友:这次真的死心了 杨海岚:红旗HS5全力打造“精彩梦幻第三空间” 俄称阿玛塔坦克技术领先设计理念先进世界30到40年 女子新购奥迪漏油发文后被诉经销商:其破坏正常经营 结婚无领证!许志安出轨或因没生小孩,郑秀文4亿财产欲全… 狠心将女儿扔到桥下,佛州父亲被判一级谋杀 阿根廷名宿看衰梅西:他永远达不到马拉多纳水平 马卡报:巴萨两大球星归队训练他们能踢曼联 全臺勝安宮分廟捐白米每月約6千公斤轉贈花蓮弱勢 奔驰女车主否认涉千万债务纠纷:比向奔驰维权还累 许志安出轨当天是结婚5周年?传郑秀文大受打击 远洋集团:首季协议销售额220.7亿元同比上升38% 乐视旗下乐视创景法定代表人变更 美中关系委员会主席:对中美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 2018年中国人爱读什么书:北京人爱历史,上海人热衷研… 直击|视觉中国澄清黑洞照片版权但质疑方越来越多 湖人裁掉运动伤害防护主管!伤缺高达212人次 Uber将推出新安全功能乘客再也不会上错车 何穗仙女的这款彩色包你真的不考虑么? 奥迪新车漏油上海女车主维权反被4S店起诉索赔100万 近5万亿持仓、48只股票45只上涨巴菲特一季度暴赚 初選延後效應發酵南市議員退出民進黨團 防不住你就把你买来!曝尤文求购阿贾克斯飞翼 这一领域全球势力版图正在改变他们都在争取中国 2019上海车展:斯柯达VISIONiV概念车亮相 轻型航母来袭:两栖攻击舰换“新角色”并不鲜见 太残暴了!乔丹先起跳,在空中等着赏你大帽! 今年秋天以后,iTunes的使命可能就要逐渐结束了 淡水河谷Brucutu矿接近恢复生产铁矿石矿业股走低 迪士尼大举押注流媒体:用低价和内容挑战Netflix 许志安出轨女主旧照被扒!出道颜值撞脸凤姐,身材比例五五… 中連貨運將大量解僱上千名勞工 中市府:全力保障勞工權… 1.1米男娶1.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东京残奥会迎来倒计时500天比赛项目图标亮相 你的压力有40%都是源于想太多 美国银行业储备应该多大?联储在这个问题上陷于分裂 视觉中国关闭网站或构成“违约”相关方可发起诉讼 苹果又被告了!两起集体诉讼指责其隐瞒关键信息 巴黎圣母院塔尖在大火中倒塌特朗普给灭火提建议 安以轩地震后发文报平安,这2个字不小心暴露了宝宝性别 深击|双面联想 天海球迷围殴泰达球迷被刑拘警方提示和谐观赛 爱立信被调查电信设备商的垄断反噬 误打误撞,竟看了一部藏语版《东邪西毒》 瑞银:领展目标价微升至99港元降至中性评级 迪丽热巴摔倒后现身后台神情落寞,背后原因尽是心酸 Uber在自动驾驶上的研发投资超10亿美元 斯诺克如何在荷兰与飞镖竞争丁俊晖能给他们思路 一嗨租车得失难料:收购一波三折迎来行业挑战 高盛:联储政策改善金融环境明年经济衰退概率仅10% IBM将关闭新加坡制造工厂全体裁员 香港地产股随市跌惟新世界发展逆市反弹近1% 《复联4》首映票被指“天价”电影票也要不自由了? 巴帅:对巴萨轮换结果满意点名称赞1首秀小将 西部第三的三个蜕变之路:要勒夫还是要考神? 张凯和邱彪赛后确认退役或进入深圳队教练组 昆仑万维出售所持趣店近半股份趣店股价跌5.73% 西安官方通报“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此前曾发布后秒删 名宿警告曼城:热刺周末还会打碎你英超冠军梦 Facebook推出四种方法屏蔽或阻止虚假信息及仇恨言… 0.01%概率成真!季后赛最大逆转!见证奇迹 精英汇集团2143万收购三办公室有意用作教学中心 00后小将中超首球!接马斯切拉诺长传头槌破门 老牌好莱坞电影明星也想当网红卖化妆品赚大钱了? 77岁歌手托马斯-康利去世布莱克-谢尔顿发文悼念 郭台铭开除\"鸿海战将\"属违法鸿海被判赔偿487万… 《军师联盟》日本开播被赞“神一般的存在” 有中学将研学游纳入综合素质评价部分收费商业化? 4月荧屏精品仍缺席观众未产生欲罢不能追剧心态 胡鸿钧《降魔的2.0》热拍生日许愿跳出舒适圈 从投资与信用利差看美债走势对经济衰退的指导意义 2019上海车展:国产全新奥迪Q3解析 别指望奔驰女车主作维权斗士维权本不该让个人代言 全球股市在经济减速下走高中美上涨显著 定心丸!冯劲直塞打透华夏防线彭欣力打死角破门 韦德莱利一笑泯恩仇!再打一年?dance? 云南丽江宁蒗发生火灾15间烧烤摊点房屋被烧毁 2019青超联赛开幕李毓毅出席全年近3000场比赛 《歌手》刘欢问鼎歌王怀念姚贝娜,青峰新歌上演“催泪杀” 东芝股价大跌逾5%因中资放弃收购其美国天然气业务 会议纪要显示澳大利亚央行曾在4月份会议上考虑降息 恒指3万点拉锯整理中资股表现出彩估值仍在舒适区? 惹怒贝索斯的绯闻小报以1亿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路透:刘强东强奸案尚未结束受害人要求赔偿5万美元 皇马若有梅西稳拿西甲冠军?游戏模拟冠军是他们 克洛普:利物浦一点也不累我们的目标就是拿冠军 高恺霖:2019年PSA在中国的目标是再次实现盈利 约翰塞纳商谈加盟《自杀小队》续集大部分新角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与法国一起恢复巴黎圣母院 恒大U17下半场惹不起!2-0华夏创亚洲队最佳战绩 西蒙斯:主场球迷嘘我们还不如直接去支持对手 蜜芽CEO:女性不够了支持经济发展要早结婚多生娃 北京接通第一个5G手机电话不换卡不换号 恒大将派单外援迎战泰山好汉李霄鹏欲破尴尬历史 娜扎把自己搞成范冰冰是何苦呢 香港演员林文伟离世任达华深感沉痛:他人很好 任天堂Switch国行来了PS4、XboxOne该… 2019上海车展:蔚来ET预览版正式亮相 热练泉城2019CHINAFIT济南体育与健身大会 视觉中国靠诉讼发家:与旗下两子公司共涉诉讼12000件 于正:明星都是我捧红的,杨天真:明星都是我炒红的 《推手》即将收官王鸥可盐可甜成功蜕变 詹姆斯发推:为考辛斯祈祷! 励志诗人杨嘉利去世曾出版诗集《彼岸花》 “西安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车主递交资料配合调查 2019上海车展探馆:DS7插电式混合动力版 刘强东口中月入8万快递员就在广州他是怎么做到的? 威少季后赛第9个三双挡不住雷霆的客场十连败 手机业务逆袭华为今年能超过苹果吗? 史上最伟大复出夺冠不属于乔丹!是他自己说的 奥拉罗尤:本场接近于自己的期望风趣谈谢鹏飞表现 农业农村部:鼓励猪场开展非洲猪瘟自检 侯小强谈996:不愿意很正常更认同工作时间聚焦目标 中国人民银行今天发行心形纪念币都长这样(图) 员工骂维权车主:特斯拉致歉称其事发前已申请离职 448页通俄门调查报告公布特朗普律师:全面胜利 油价今日或年内第六次上调一箱油多花约6.5元 吴晓波频道离开吴晓波还能卖出高价吗? 今年春天的第一口,從這桌湘味盛宴開始 张会文:海马历时三年打造重磅车型8S 网传刘强东内部邮件:如果不能忍受短痛那就是等死 李嘉欣老公许晋亨被指月生活费200万,穿着短裤买烧鹅很… 你我贷增资5.5亿元 驾车撞倒华裔女孩后逃逸美国纽约白人女司机被捕 徵召初選?韓國瑜:我必須顧及高雄市民 东方明珠获新华石油入主复牌涨逾两成 诺维茨基自曝人生规划最快1年后做教练或经理 金卡戴珊香水发行日撞泰勒倒计时遭质疑宣布改期 西部三队将抛硬币决定选秀签位更刺激的是这 柯宇纶演爸爸入戏深心疼片中儿子洗冷水澡 直击|滴滴付强:司机申诉成功与扬言伤人无关 专家:阿桑奇帮助人们了解到被玷污的自由 农商行陷生存怪圈:不良攀升贷款集中度高或为主因 有人报名了!贾跃亭33亿资产二次拍卖有望成交 太古地产完成出售太古城中心第三、四座物业100%权益 与石天冬相似度68%?杨祐宁:如果可以想演苏明玉 杨利伟汪涵等3人当选首届航天公益形象大使 韩球迷吐槽:崔康熙在没能力技术的中国赚钱就行了 佩雷拉:我们比较疲惫没踢出强大表现也只能拿1分 中国房地产“龙凤呈祥”未来走势看三点 马刺!今年看上谁了说吧!带着小白拿锡安跟你换 李迅雷:从挖掘机强势崛起看经济特征周期还是结构 迅销午后停牌以待刊发中期业绩 诡异行情!为何美元、黄金比翼双跌? 保利发展去年净利润涨3成为高价地计提存货跌价23亿 IMAX涨逾6%内地《复仇者联盟4》预售创纪录 打击性骚扰:微软将调整人事政策 张艺兴正确解读自拍角度网友:哪个角度都很帅 措辞变了!美联储褐皮书下调部分地区经济展望 吴青峰藏写歌预言能力?新曲巧妙连结《小情歌》 郭董可參加初選?國民黨說法不一 一季度龙头房企销售“掉头向下”中小房企“抢收” 驻日美海军陆战队司令就陆战队员和日本女性死亡致歉 爱奇艺高管谈互联网影视创新:将继续发力竖屏短剧 李小鹏入选2019国际体操名人堂曾获4枚奥运金牌 3月开户飙升100%:1.5亿投资者聚首A股私募指明… 港大零售逆市急涨逾6%破顶长假期前零售股热炒 1图流|风尘四侠本季首次聚齐!送韦德最后一程 阿森纳猛将最后的舞蹈他想为枪手留下座冠军 从冠军赛看东京奥运:老将坚守优势小将寻求突破 证券时报:“996”热议表面上热闹实际根本不算辩论 特朗普:若美联储工作做得好美股能涨5000到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