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44gvb.com_www.44gvb.com-【乐于一身】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08-26 17:23:31  【字号:      】

www.44gvb.com_www.44gvb.com-【乐于一身】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

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

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

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郭德纲弟子众筹百万引争议 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标题分割#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生病众筹一事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很多人质疑其有车有房有医保,还发起额度高达100万众筹的行为有消费爱心之嫌,还有人质疑“堂堂德云社的人会缺钱?”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众筹治病。网上资料显示,吴鹤臣本名吴帅,北京人,2006年入科,2009年拜师郭德纲,其搭档是杜鹤来。针对其众筹内容,有网友质疑其提出的100万筹款金额远高于手术费用。更多人则质疑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汽车、养猫养狗,却自称家庭年收入仅有70000元、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人质疑其4月8日发病,却在4月11日用上了最新款的华为P30手机……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都作出了回应: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两部手机是之前已经订购的;两套房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无法出售;汽车为婚前财产,且除吴鹤臣外,家中还有瘫痪的父亲,出行需要汽车,也不能卖;针对张泓艺的解释,公租房所在地的水厂路社区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还透露,吴鹤臣刚刚装修完的婚房,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15万元存款则是吴鹤臣父亲退休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吴鹤臣的父亲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吴鹤臣)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苗广义说。此外,水滴筹也回应称,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吴鹤臣生病,网上有声音说众筹是“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理由是岳云鹏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寂寂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不过很快就有网友指责这种说法是道德绑架。昨晚,德云社官方也就此作出回应称,吴鹤臣有医保,发布众筹是私人行为,之前受捐的款项会直接进入医院账户,并将公开明细。德云社在回应中还透露,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方面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的经济援助。吴鹤臣众筹事件发酵后,认为其“是北京人、又身在著名的德云社,不应该缺钱”代表了众多网友的观点,那么说相声究竟能挣多少钱呢?提起德云社,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不过德云社人数众多,特别出名的“角”终究只是少数。郭德纲曾在谈及德云社涉足影视圈的初衷时透露,德云社养活着四五百号人,“相声演员也是要吃饭的。”法制晚报2010年的调查显示,这些看似有固定演出场所、在舞台上笑容满面的演员们,大多数根本无法靠“相声”吃饱饭。在一些民营相声团体中,能签下长期合同的不足两成,保险等福利如同“天方夜谭”。这些人为了生存,白天混迹于各种行业,晚上换上大褂、布鞋登上舞台,梦想并努力复制着“郭德纲神话”。郭德纲弟子、相声演员王耀宗曾如此总结自己相声之路:“有一场没一场,有上顿没下顿。挣着钱了,一年够买一身大褂和布鞋,挣不着,旧的洗洗来年接着穿。”王耀宗回忆,自己有一年在南城一家文化馆说相声,一周就演一场,一场给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只有200元。“我这就不错了,有的人一场30块,最低的给18块钱就说!”他回忆,当时经常绝望地用脑袋“咣咣”撞墙。2010年9月,德云社与旗下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或10年,无底薪,劳动报酬为300-500元/场,缴纳三险一金。“我们演一场给演员300到500元,天天演的话每个月都能上万,还给上三险一金,我敢说所有相声小剧场就我们这儿挣得最多。”郭德纲说。对比同期,法制日报披露的嘻哈包袱铺合同显示,同样是无底薪,演出费为150-300元/场,且只有部分演员有三险一金。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说,“我们的演员靠演出费能保证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但我不会要求演员只能给嘻哈包袱铺演出,为了生活可以去外面挣钱。”(中国搜索/赵磊)

海南省多部门联合调查澄迈红树林遭破坏问题#标题分割#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5月15日消息(南海网记者李昊)近日,就海南省澄迈县富力红树湾红树林被破坏问题,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先后做出重要批示,要求澄迈县委、县政府及省直有关部门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连日来,澄迈县委、县政府及省直有关部门围绕红树林被破坏有关问题全面开展调查整改工作。澄迈县对媒体报道内容进行了核查,制定出了整改方案,提出具体整改要求和整改目标。省林业局、省森林公安局对该事件展开调查。目前,涉事在建项目工地已被查封,对项目违建情况的相关评估正在进行,有关部门将依据调查评估结果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据了解,为进一步推动对此次红树林遭破坏问题的调查、整改,由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省林业局参加成立联合督导组,开展现场督导,推动加快整改。届时,对有关问题的调查、整改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南海网微信小程序  用微信扫一扫海南省多部门联合调查澄迈红树林遭破坏问题#标题分割#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5月15日消息(南海网记者李昊)近日,就海南省澄迈县富力红树湾红树林被破坏问题,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先后做出重要批示,要求澄迈县委、县政府及省直有关部门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连日来,澄迈县委、县政府及省直有关部门围绕红树林被破坏有关问题全面开展调查整改工作。澄迈县对媒体报道内容进行了核查,制定出了整改方案,提出具体整改要求和整改目标。省林业局、省森林公安局对该事件展开调查。目前,涉事在建项目工地已被查封,对项目违建情况的相关评估正在进行,有关部门将依据调查评估结果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据了解,为进一步推动对此次红树林遭破坏问题的调查、整改,由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省林业局参加成立联合督导组,开展现场督导,推动加快整改。届时,对有关问题的调查、整改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南海网微信小程序  用微信扫一扫




(www.44gvb.com_www.44gvb.com-【乐于一身】)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44gvb.com_www.44gvb.com-【乐于一身】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冠军赛孙杨800自预赛第1李冰洁王简200自晋级 中国空军后人寻亲将赴美祭拜先烈 曾代表艳星状告特朗普的律师因涉嫌敲诈耐克被捕 日产曾为戈恩子女支付大学学费四个孩子都上斯坦福 警方对胜利非公开传唤调查涉嫌违反《食品法》 上海车展亮相奥迪Q2Le-tron车型申报图 Spotify收购洛杉矶播客公司Parcast两月内… 华为P30发布会实录余承东:移动AI概念由华为提出 在加拿大遭绑架的中国留学生已被找到 芭芭拉·布什传记将出,称被川普气得犯心脏病,不愿再称自… 马云梁朝伟同框出镜面露微笑神情愉悦 湖北现清江生物群或为已发现寒武纪化石最大宝库 一天抓近4000人美边境逮捕无证移民数量达新高 老艾侃股:防范妖股再次跳水! 99A坦克里面有多先进?大屏幕自动化新兵也能打优秀 大摩:中国移动给予减持评级目标价70元 土耳其股汇双杀人民币中间价报6.7263下调122点 大连港:张乙明辞任执董及董事长职务 联想控股午后转跌近3%去年少赚13.6% 丹佛的六大神秘美食|美國中部城市旅遊攻略 外媒:不要追捧Lyft赢家是风投和华尔街而不是散户 响水爆炸伤者:两次被冲击波推倒拦公交车到医院 海王与美国队长同框,两大男神见面,一人还有点害羞 达利欧:金融资产价格上升和技术导致贫富差距扩大 詹皇回顾湖人本季引援试验!一细节揭露其不满 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额5513.4亿元同比上升10.1% 王维嘉:神经网络的本质是在数据里面提取相关性 现场图片|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 Kudlow希望美联储“立即”降息50个基点 继CVS后沃尔格林也将出售大麻二酚产品 雷蛇:18年度亏损收窄40.88%至9696.6万美元… 哈登38分约老师16+8+6火箭27分大胜西部第二 陈生强谈数字科技:科技公司需要深度理解产业 美银美林:信德集团目标价升至5.2元维持买入评级 君实生物-B治疗晚期体瘤药申请人体试验获FDA审查 又有国内男明星暴露詹蜜身份!称詹皇历史最佳 戴姆勒看好吉利的“造血”能力——世界汽车产业合作共赢… 英国或“硬脱欧”食品贸易进出口问题成隐忧 福州密林深处水库旁边大片豪华活人墓偷偷建造 第九城市股价大涨后直线跳水跌幅超17% 细说贾跃亭造车梦碎:下一次或将是FF91真正离别时 中国留学生在加遭绑架:被电击多次后拖入车内 缺乏合身太空裝NASA取消全女性太空漫步 雅士利去年转赚5227万人民币派特息1分 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下财政压力如何缓解?财政部回应 马云梁朝伟同框出镜面露微笑神情愉悦 周杰伦要退出《好声音》?杰威尔回应了 直击|高宏亮:5G是个大事5G+是未来非常好的投资机… 四部委:降低新能源车补贴标准促进产业优胜劣汰 乐评人称刘欢淡化情感追求理性刘欢妻子回应 30余万条个人信息叫价1比特币暗网卖家被抓 中国互金协会:3月底提交高息现金贷自查报告 2019上海车展亮相陆风E315官图发布 男子被指穿“和服”进武大赏樱和安保发生冲突 儿子认始源当干爹?陈意涵笑:那我不用上班了 绿城去年收入603亿股东应占利润同比下降五成 从传统零售变身科技公司,沃尔玛如何抢占AI风口? 王小帅回应朋友圈宣传电影:就是想说喜欢的多推荐 因徐灿看上了一个队!361度成M23职业拳击赞助商 举重奥运冠军药检呈阳性禁赛3年安眠药变兴奋剂 京媒:国奥晋级之路有点侥幸长期集训有利有弊 朴训熙: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孙宏斌和许家印后,有请贾跃亭第三位“接盘侠”登场 汇丰:腾讯目标价升至412元维持买入评级 重组后遗症?华润医疗再陷裁员“罗生门” 五大问题告诉你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到底意味着什么? 生态环境部:中国不会放松“洋垃圾”入境禁令 建行:因年龄原因王祖继辞任副董事长、行长职务 大规模减税“主菜”下周上桌制造业受益将最明显 汉能集团股权大变动:李河君退出李雪李霞崭露头角 海莉鲍德温强调精神健康:应该把它放在第一位 全能小星脉全新路虎揽胜极光官图解析 有人涨停有人闪崩今天汽车产业股“大地震” 书记县长同时换两人选此前是上下级 雷军点赞背后老虎证券如何赢得小米投资 国泰君安:牛市顶点的虚假流动性陷阱会是什么样的? 国奥VS老挝首发:张玉宁林良铭替补待命单欢欢冲锋 彭斯:特朗普要求“不惜一切手段”抢先再次登月 互金平台资金争夺战开打!如何躲过多头借贷这趟雷? 美光科技新财报营收超市场预期但面临的挑战加剧 亚洲综合竞争力2019年度报告:韩国居首中国第9 银保监会批准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 农行去年净利润2026.31亿元同比增长4.9% 又来一款续航500km的纯电SUV,透明A柱无盲区 2019环法倒计时100天发车地举办一系列活动 腾讯于2018变形:游戏营收继续下滑小程序将担大角色 麦当劳逾3亿美元收购一科技公司为20年来最大收购 比特大陆架构调整:王海超任CEO聚焦数字货币AI芯片 苹果发布会重新定义\"服务\"但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 這些年被踢爆的「生技現形記」人人很會演 安倍顾问:日本需大量海外工人未来五年预计新增35万 深化增值税改革措施即将实施 Uber将收购中东地区竞争对手Careem金额达31… DWANGO吉川圭三:当今时代应更注重创新和融合 大V聚焦国奥:别再吃净胜球亏对弱队很久没大胜 闭店、裁员、保证金难退二手车电商的“悬顶之剑” 57岁关之琳身材发福变大妈,网友:是终极蔡明没错了 驻日美军基地内发生爆炸日方称有外部入侵痕迹 曾舜晞回应张无忌争议承认表演不纯熟疑否认整容 40名台湾青年加盟海南航空海南台办主任这样寄语 苹果转型内容服务:从苹果新闻App到可返现信用卡 国航回应“男子霸座致延误2小时”:过程不到10分钟 纽交所首位中国女交易员直击:李维斯IPO涨32%(视频… 黑龙江:对黑恶势力零容忍重拳出击除恶务尽 张朝阳:5G或带来重新洗牌机会搜狐视频重拾喜剧路线 中海或失归母净利之王宝座颜建国:规模不是重要目标 天津港发展去年少赚44%派末期息2.79仙 小鹏回应特斯拉前员工窃密:无端指责不会压制创新 隋棠生三宝儿女争宠出门喝咖啡独享休息时光 突发:难民劫持土耳其商船驶向欧洲,马耳他海军出动特种部… 中国卫浴领军品牌九牧与中国短道速滑队强势联手 陳致中告韓國瑜涉犯外患罪 守望27年日本地产终现曙光:800万中国人功不可没? 柔道冠军大爷回应封口费:那是赔偿款 淘宝直播将培育10个亿级线下市场,200个亿级直播间 IHSMarkit:2018年iOS收入335亿美元… 拜山波遭TKO暴中国隐忧日拳手水平定位罗生门 中裕燃气去年度盈利6.2亿元末期息每股7仙 郑晓龙不排斥流量明星《都挺好》编剧向观众道歉 特朗普:希望美联储已经完成加息 41岁孙燕姿素颜近照曝光,昔日的华语乐坛天后如今变成这… 招商证券香港:维持中国国航买入评级目标价10元 苹果前高管:苹果创新力不足不会让人在店外排队买了 社保缴费基数要降了你能少交多少钱? 回头望月!张玉宁替补登场秒破门国奥屠杀好戏 美国前“第一夫人”:特朗普使她“心脏病发作” 演员白宇犹豫参加综艺:可能会让观众跳戏 34岁岑丽香宣布产子喜讯:一家三口可以剪刀石头布 海通国际跌逾7%去年纯利大跌近66% 火箭季后赛最怕的不是勇士!碰见这队真打不过 英镑兑美元快速转跌跌破1.30创两周最低 特朗普考虑提名其支持者史蒂芬摩尔为美联储理事 万科企业配售2.63亿股H股筹77.8亿全部归还境外… 叙利亚外交部:美对戈兰高地立场侵犯叙主权领土完整 直击|李小加:云计算的算力将成为新的能源 投资者的血泪教训:“绝不要做空德债” 苹果推出游戏订阅服务不被看好大部分玩家不买账 龚琳娜独特唱法受月光启发\"神曲\"有争议也要坚持 彰化兒童節活動熱鬧登場庄腳囝仔好幸福 德银:华能国际电力目标价下调至5.7元维持买入评级 全球美食受欢迎度排名:披萨和意大利面居榜首 微胖女模减肥不见成效网友:一直胖下去! 冠军赛叶诗文200蛙预赛第一徐嘉余200仰轻松过关 特斯拉董事长谈马斯克:我不认为他面临任何挑战 傅园慧不在乎外界质疑100仰夺冠笑言“失去理想” 51岁许戈辉素颜近照曝光 万科2018年净利337.7亿新项目集中在一二线 FCA被曝拒绝PSA合并称将增加在欧洲市场风险敞口 小鹏汽车回应赴美上市:系误解 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取消文科专业降分幅度降低 全球油气大咖齐聚上海他们怎么看LNG2019? 庄思敏没有收藏娃娃习惯会为玩具倾家荡产 又见锦鲤美劲球奖开奖幸运彩民中7.6亿美元头奖 特朗普在通俄门调查大获全胜黄金TD稳中有升 白手起家遭质疑凯莉詹娜:15岁后就没找父母要钱 苏明玉的丝巾,比苏大强的花样还多! 泰国迎大选总理巴育行使选举权呼吁民众参选投票 万能的闲鱼:涉黄、买卖野生动物?原味内裤? 瑞信:万科企业目标价升至32.7元维持中性评级 借贷宝CEO:预计年中提交上市申报材料裸贷 欧盟欲夺回数字控制权美科技企业“头大” 韓國瑜會劉結一重申堅定支持九二共識 中国足球小“北漂”:下一个梅西?下一个自己 国外土豪们喜欢在朋友圈晒什么酒? 潘石屹:房产税出台会有400万亿价值的存量房受影响 回应西方“贸易歧视”大马总理称将购买中国战机 美一架波音737MAX客机因引擎问题迫降机上无乘客 苏大强表情包成“潮流尖货”作者:能理解苏大强 欧盟开出谷歌两年内第三张罚单 汽车节能减排:小排量+涡轮增压成行业共识 一篇文章换来美联储理事提名?摩尔:不确定是否应降息 嘴炮故技重施声称将退役或因UFC拒绝分享股份 两天暴跌1.92万亿3000点再度失守A股反弹结束了… 恒腾网络2018年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34.9… 咪蒙宣布解散公司员工晒出“毕业证”(图) 沪指急升A股ETF受捧南方A50升近4% 48胜都能成为乐透球队!狂野西部究竟有多恐怖? 马琳·阿姆施塔德:你们了解中国吗?你们该去中国看看 卡帅赛前和里皮商量过阵容国足不只存在战术问题 《金翅雀》改档安塞尔主演妮可·基德曼加盟 苹果CEO将在高通的庭审中作证词 坚持跑步半年,变瘦了也沧桑了,这是为什么? 旧金山或禁亚马逊无人店:无现金交易歧视低收入人群 羽生结弦收到的维尼熊装满38个口袋冰童忙不过来 腾讯与飞利浦就智慧医疗达成战略合作 德甲-帕科补时阶段2球绝杀!多特擒狼堡重返榜首 京东回应“一天400人离职”:有组织地进行虚假传播 為年輕世代發聲徐弘庭參選\"立委\" 国骂刺耳猴叫尖锐足球为啥总绕不过这丑陋 瑞信:中国人保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3.8元 直击|咪蒙公司解散给员工颁发毕业证称“公司垮了” 咪蒙公司解散:一分钟回看四年兴亡鸡汤变毒药 武磊:在球场展现最好的一面跟裁判用英语交流 科学家找到了控制吃盐和喝水的神经机理 警方确认郑俊英非法群组多达23个7人涉嫌犯罪 YouTube否认不再接受新剧剧本并将推出免费观剧服… “我真怕他们累着”耿爽为何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