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rfd.com_www.oorfd.com-【网站所提供】

来源:电商、游戏平台成骗钱工具学生薅羊毛被骗光生活费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9-21 00:24:44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这里没有热闹的龙舟赛,只有守望在芦苇荡里的船艇兵#标题分割#  那群守望在芦苇荡里的兵  ■亓创、章鸿、于浩  ◇正在码头巡逻的战士  无名的军港码头今天格外繁忙,一艘勤务船艇即将出航。  “上海,南京,我们去过很多次,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聊天中,船艇上官兵们对自己的身份充满了自豪,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大家从舷窗中看到了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原以为逛都市会成为官兵们在任务间隙的福利,了解后才知道,官兵们口中的“去过”仅仅是与大都市擦肩而过。  ◇船员与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船员们整理缆绳  ◇船员进行信号旗升降训练  干事王财寅此次随船出航。对于这位九零后的年轻干事来说,离开无名码头让自己兴奋了好久。营区码头地处偏僻、社会依托差,官兵们继承了老一辈人看着芦苇数星星的传统。虽是继承,但对于九零后而言这样的生活还是枯燥了些。  ◇王财寅干事与官兵谈心(右三)  “枯燥是肯定的,不抱怨也是假的,但抱怨了又能怎么样呢?与其埋怨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干下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官兵们这样理解枯燥的生活。  ◇机电班的船员进行设备检修  班长闫国旗是某补给船上的老兵了,12年来他也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执行任务了,密密麻麻的航行记录本上写下了航行日记。“刚当兵的时候,单位还没这么多船,船上的住宿环境和现在比差得很远,像我们这些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在船上腿都伸不直。”当谈起过往的历史,闫班长滔滔不绝。经历过船艇改型换代,见证过单位发展巨变,闫班长对于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像我这种农村走出来的兵,对部队是很感激的,虽然过去吃了不少苦,但看着单位发展越来越好,新船接连列装,自己的工资待遇稳步提升,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当兵,不就是多吃苦多做奉献吗?”  ◇闫班长正在观察航道(左一)  ◇勤务船艇在江面上劈波斩浪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勤务船在长江江面上快速航行,犁起朵朵浪花,飘洒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王财寅看着欣喜异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很新鲜。微风吹来,王干事和闫班长两人不时地交流,也许是在谈论后续任务,也许是在聊生活,也许是刚刚出发就想起了营区旁的那片芦苇荡。  ◇透过舷窗看夜景

编辑:www.00rfd.com_www.oorfd.com-【网站所提供】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nhguangz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周鸿祎旗下又一家公司要上市鲁大师二度冲击赴港IPO 男子被指穿\"和服\"进武大赏樱与保安冲突后称是唐装 首长四方去年度亏损5888.2万元不派息 不靠投资不靠房地产这方法让你一次赚50000000美… “乾隆年制”大冰箱首次亮相沈阳故宫长什么样? 3只突破新高的大盘股,哪一只还值得买入? 凉山30名扑火队员全部遇难山火爆燃是如何发生的 VIPKID米雯娟亮相博鳌:在线教育成教育普惠助推器 河南一理发店广告调侃英烈官方:已查处并要求道歉 人事|葛树文出任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总裁 再论招行零售攻守道:负债端的优势才是护城河 法国新浪潮著名导演阿涅斯·瓦尔达去世,享年90岁 互联网下半场厮杀加剧谁能成为中概股中最大黑马? 四张图告诉你每天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有多低迷 波波维奇执教风格发生了改变!他亲弟子说的 中概股周五普遍上涨:汽车之家涨逾13%拼多多涨逾6% 一汽夏利三连板后停牌核查监管风向有变? 美罕见将中国威胁置于俄之前:很多美国人都依赖中国 绿地香港:4月1日停牌待刊发内幕消息 宁吉喆:全力推进铁路油气电力垄断行业改革 年近百岁的翻身农奴巴珠讲述新旧西藏两重天 康师傅:18年纯利增35.42%至24.63亿元末期息… “81192,请返航!”回家看看18年后的中国海军 27罚14铁!辽宁罚球惨不忍睹多进1个早结束了 台媒呼吁:抓住机遇勿错失大陆扩大金融开放良机 沈梦辰曝年幼时遭排挤饱受冷眼重伤自尊 张嘉倪人设疑崩塌,高情商是假象,被章子怡、袁咏仪谢娜排… 哈登38分约老师16+8+6火箭27分大胜西部第二 阿信怀抱吐奶超级萌娃笑骗粉丝自己有孩子很调皮 虎扑APP遭全网下架官方暂时未作出公开回应 澳大利亚拟立法让社交媒体为反恐承担责任 实名举报!广东四外援同时作战有没有人管? 上海消保委:聚美、贝贝等9款App涉嫌过度获取权限 小猪短租陈驰:共享行业平台型企业应承担更大责任 比范冰冰还美,被忠犬老公绿了,至今不敢曝光真相 龙湖地产获大行上调目标价现扬近6%兼破顶 工信部等多部委:降低新能源乘用车、货车等补贴标准 阿里巴巴去年纳税516亿元居互联网行业纳税第一名 怎么回事苏明玉?姚晨发文称自己居然挺想苏家人 苹果推出4大新服务:卖资讯卖卡卖片卖游戏! 美联储Daly:达到2%通胀目标是维护联储公信力的关键 大佬2.38亿美元买豪宅将曼哈顿一季平均房价推高5% 楼市初春:想买房得拼手速?投资客看到了机会 亚股周二反弹美债收益率脱离低点 广东省省长:大湾区需要金融服务是金融机构的机会 中超第3轮最佳阵容:双外援领中场本土七将上榜 深击|腾讯动漫执与变:行业寒冬路向何方 大和:腾讯控股目标价升至420元维持买入评级 云集赴美IPO:去年GMV仅227亿元不及拼多多1个… 谢霆锋靠投资地产获首桶金曝星二代经商弊多于利 杏仁5块钱收购价二十年不变今年还要烂地里没人收? 《都挺好》大结局,我看懂了中国家庭的三个真相 国乒直通赛亚军被打0-4!张本:每次目标都是冠军 瑞声科技遭基金公司减持现跌近2%穿十天线 假面硬苹果,重新做回软自己 全冠赛孙杨400自预赛第一张雨霏预赛创赛季最佳 结石姐自曝与男闺蜜共用卫生间男友查宁“无语” 2019年4月01日期市交易提示 乌克兰总统选举今天举行共有39位候选人登记参加 F8企业拟配售4000万元债券 程维回应司机被害案:已派柳青赴常德看望司机家人 安赛龙欣喜彻底把伤病抛脑后印度赛夺冠提升自信 嘉年华国际料去年亏损30亿主席所持逾10亿被斩仓 大摩:未来一年美国经济有七成可能进入“下行轨道” 永丰银行董事长:信用保证基金助推中小企业发展 今日北京风力减弱天气晴好适宜外出 沙特难说服俄罗斯继续减产俄或只同意延长三个月 美国宣布完全清除“伊斯兰国”在叙控制区 “黄金回家”背后的欧洲民粹力量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俄出兵委内瑞拉后设立直升机训练中心协助部署S300 不到半年两起空难346人死亡埃航狮航空难疑相同 大和:嘉里物流目标价升至15.5元维持买入评级 出于增长担忧摩根士丹利预计美元2019年下跌6% 三个月过去你的ofo退押金排号前进了多少位? 美银美林:上海实业升至买入评级目标价25.7港元 增值税税率下调万亿利好如何释放? 女儿手持机票照朱丹感慨:你终将去往属于你的远方 邦女郎玛蕾特去世曾坦言当模特比拍戏更赚钱 男子将女友推入深洞7年后尸骸被探险者发现 一轮船黄海北部水域沉没官方:正调查涉黑恶线索 泰伦卢给沃顿打电话!湖人没联系我!兄弟你放心 全新一代宋比亚迪SA2官图解析 Airwallex宣布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DSTG… 丹东港489亿债务危机的“诈尸”谎言:实控人失联 《都挺好》家庭伦理大PK!测测你的价值观 山东青州一车间发生爆炸致厂房倒塌3人受伤 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4月3日回归祖国 拜仁官方宣布5月底鸟巢战国足史上第四次访华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归来”32岁女儿接手雨润食品 博奇环保去年转赚3.94亿人民币派末期息0.09港元 失联跑路预付卡变“吞钱卡”维权难题待解 又一家共享单车倒下了!享骑电单车卖电瓶还员工工资 安徽一医院原院长被查曾向市委书记行贿谋求升迁 周末娱乐指南:《密室大逃脱》杨幂邓伦撸串喊麦 惠生工程去年盈利5630万人民币派末期息0.43分 波音737Max被禁飞美国航空公司每天取消90个航班 方大腿回来啦!狂射6记三分砍24+6+6击碎质疑 足协杯第三轮抽签明晚举行颜骏凌蒋圣龙现场助阵 卡帅谈未来:没合适模式就带恒大若有需要就留下 苹果推出游戏订阅服务不被看好大部分玩家不买账 福州活人墓现象:屡禁不止异化成当地炫富方式 禹洲地产斥8.987亿收购中环中心58楼之物业 韓訪港澳引爭議盧秀燕:中央不鼓勵就明講不要扯後腿 花旗:金风科技上调至买入评级目标价大升至13.8元 Lyft与Lyft促销战火重燃:上市前夕的最后一搏 官方最新实力榜:勇士第1火箭第3湖人上升2位 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搜救工作正式结束搜救出164人 波音“弃购潮”或将近中俄飞机的机会来了? 榜眼大战状元国王险胜布克32分太阳功亏一篑 李诞妻子就民宿商拍致歉网友称:这就完了? 欧洲著作权改革法引争议科技巨头:将损害行业发展 兖州煤业飙升7%破20天线去年多赚近17% 国奥出线形势:手握13个净胜球牢牢掌握主动权 大和:腾讯控股目标价升至420元维持买入评级 23+14+7+休息3分钟!詹姆斯19年最开心的单场 网购平台、在线旅游沦为“杀熟”重灾区 娄烨新片时长124分钟较金马与柏林版本缩水 波音客机遭炸弹威胁引战机护送落地发现或是虚惊 第18届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将亮相成都 因應台商回流鄭文燦建議產業園區開發時程再縮短 狙杀原油两月10倍!波段操作狂魔分享真实操盘经历 一季度精选:这些央行真的准备好降息了吗? 2021赛艇世锦赛会徽亮相以东方明珠为主体 避险情绪高涨黄金上破1320脱欧今晚有大消息 东平湖舰受邀为小学生上国防教育课课后一幕暖心了 88岁院士裸捐背后:其父逝世周总理致唁电 中石油系统又一人被查43天已有4人落马 张栋梁回来了!亮相新剧发布会被赞最帅的男人 央企高管空降广东广深“熟面孔”履新岭南副省长 熬最晚的夜,蹦最野的迪!夜太長,跟着老司機玩轉紐約最酷… 城超联赛主席:做那个吃螃蟹的人想做亚洲第一联赛 英国脱欧僵局加剧尽管首相特里莎·梅已承诺辞职 巴西3月铁矿石出口下滑淡水河谷事故影响开始显现 土耳其再现汇率危机缘何起? 英超-阿圭罗贝尔纳多传射曼城半场2-0领先 褚马学院刚刚成立:在褚时健葬礼上的三点思考 武磊三度威胁巴萨大门!跑位真牛悍将两救险|gif 佐藤健主演电影《人啊》与铃木亮平松冈茉优合作 王鹤棣公司发声明斥私生行为:保留追责权利 江苏一官员利用“股权分红”获得65套房产和30个车位 F8企业拟配售4000万元债券 曝胜利曾收越南财阀百万豪宅内景奢华引人注目 最高降2万元!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价格调整 “玻璃心”碎了?其实是“液态金属心”碎了 南加三華男購屋種植大麻案起訴最高面臨終身監禁 腾讯据称拟发行美元债券融资50亿美元 王哲林:第一次季后赛之旅有点遗憾明年再来 新鸿基公司3月27日回购210万股耗资804万港币 索帅谈买人:曼联很有钱但我们绝对不当冤大头 A股第二波上攻开始?有券商建议全面提升仓位 最佳离婚典范!布鲁斯威利斯再办婚礼邀前妻见证 曝格子铁心投奔巴萨!愿降薪转会违约金1.2亿 电池已就绪宝马3系/X3插混版将国产 新加坡一季房价持续下跌豪宅价格创近10年最大跌幅 英镑兑美元震荡:三个半小时从一周高位转跌跌破1.32 昆山燃爆事故致7死5伤涉事方为台资企业子公司 容祖儿出道20周年开唱拒绝变瘦原因曝光 积极服务小区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两华裔青年获表彰 建设银行绩后跌逾1%全年纯利略逊市场预期 交换球衣尴尬一幕!韦大爷遭抢戏东契奇笑疯了 大众汽车商旅车品牌下调车型售价最高降幅13300元 金小妹与特拉维斯共进晚餐计划海滨度假挽救感情 彭于晏主动私信示爱粉丝?本尊澄清:是账号被盗 加媒质疑齐达内:你回皇马就为给你儿子开后门? 庆铃汽车股份去年盈利4.53亿人民币派末期息0.16… 中日战乌兰拜山波通过称重木村翔对手了1.2公斤 为什么有的人从不去健身房?5个原因告诉你真相 特斯拉推迟交付超标准续航版Model3 苹果转型内容服务:从苹果新闻App到可返现信用卡 运营6年平台\"团贷网\"被立案侦查借贷余额达145… 亚历克斯·沃尔夫加盟《界限》讲述大学成长故事 94版\"赵云\":当年拍打戏都自己上有特效能拍疯了 仅此一辆法拉利P80/C官图发布 國民黨:並未力拱特定人物以黨的勝選為最大目標 OYO全资收购千屿Islands酒店软品牌战局纷乱 花旗:金风科技上调至买入评级目标价大升至13.8元 第九城市开盘一度涨超20%FF消息刺激消退 四川凉山发生火灾交警提醒勿自驾赴救援周边区域 慎入!开拓者大将左腿恐怖变形队友目瞪口呆 石药集团:全年收入增长36%成绩单成色几何? 波什:我认为自己是史上最杰出的球员之一 10记三分42分!库里不如他!28个三分破44年纪录 四川大火90后消防员生前与家人视频称马上去救火 绿地香港:4月1日停牌待刊发内幕消息 净利同比增64%一图看懂彩客化学2018年年报(附图… 云南多个高校新增“爆款”专业数据科学增加最多 瑞信:中联重科目标价升至4.85港元跑赢大市评级 众泰T500插混版谍照曝光或2019年底发布 737MAX軟體更新就緒 3間美籍航空公司將測試 多家航空公司特价票将可退专家:航司让利仍有空间 九球天后:王霜有助开启留洋潮偶像是C罗自律典范 融创将以13.3亿元收购阳光100在重庆的两个地产项目 西媒:美国恐惧中国全球影响增强 给乔科詹排名?科比:我第一乔丹第二詹姆斯第三 95后演员周文与母吸毒在太原被抓已移交南京警方 名宿称NBA应该设立年度复苏奖这个奖属于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