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gvb.com_www.44gvb.com-【集合多项】

来源:打造环保冬奥!河北将推动核心区新能源汽车全覆盖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5 16:04:46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探访埃及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越往下越恐怖#标题分割#  本文首发于总第895期《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开罗令人窒息的尘土飞扬,也没有阿斯旺无处可躲的炎热,更难得的是,几乎遇不到成群的游客——在埃及这片神奇的古老大地上,面朝大海的亚历山大城更像一个缺乏存在感的普通年轻人。  作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以及重要港口,这座城市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市区杂乱的欧式建筑、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一个有活力的普通城市。和这里的人们聊天,丝毫感受不到历史的负担,因为它的历史太短了,只有两千多年,这对于埃及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城始建于公元前332年至331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后,下令将地中海边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城镇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作为连接希腊和埃及的交通枢纽。  这里曾拥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为了方便船只航行,当时的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下令在港口入口处修建导航灯塔。这座400英尺高的灯塔历40年而建成,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随后,它被两场地震彻底摧毁,沉于海底。多年后,后人用灯塔遗留下来的石料在其遗址上建造了盖特贝城堡。  城堡由一条人工长堤与海岸相连,如今已被改造成博物馆。整个城堡面积不大,内有无数间小屋和地下室,像一座大迷宫,已丝毫不见灯塔痕迹。  与灯塔齐名的还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当地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有轨电车外,便是满街跑的小中巴。当地人说阿拉伯语,能讲英语的不多,几次问路无果后,一位会说简单英语的中年大叔主动近前询问。问明我要去的地方后,带我走到旁边的街上,拦了一辆中巴,拉着我上了车,还替我买了车票。我要还钱给他,他把手一推,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到站后,他跟我一同下车,笑着与我拥抱了一下,再坐车原路返回。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代感十足,外观为倾斜圆柱体,斜面镶嵌着玻璃幕墙。主楼外墙上雕刻着世界各地最古老的几十种文字,一个硕大的汉字“类”让人眼前一亮。  图书馆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97年的托勒密时期。托勒密一世立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图书,下令建造了这座图书馆。之后历任法老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收集世界各地的古籍手稿。据说曾有50多万卷名家手稿收藏于此,但依旧没有逃过最终被毁的历史命运。直到1995年,新的图书馆才重新开始建设。  图书馆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学生。图书馆里还有几个小型博物馆,可供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听说我来自中国,告诉我现在图书馆里有几十万册图书,其中不少是中国捐赠的。她示意我留心观察图书馆的建筑特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观都如一轮斜阳。她说,建造者大概是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成为人类知识的灯塔。  两千多年间,亚历山大城经历了多次大地震和无数次战火,大部分古建早已化为乌有,拿得出手的古迹只剩下市区火车站旁的罗马圆形剧场遗址和不远处一根孤零零的27米高的庞贝石柱。相比开罗、卢克索、阿斯旺那数不清的地面古建以及动辄就六七千年的历史,这里显然有被游客遗忘的理由。  这座城市唯一保存完整且成规模的罗马时期古建是在地下,也就是被人称为现实版“十八层地狱”、距今1800多年的孔姆·艾尔苏卡法地下墓穴。不过,似乎没有多少人把它当作“旅游景点”。  留着长胡子的管理员无精打采地坐在墓穴门口喝着下午茶,看到有人来参观,习惯性地用手里的木棍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告知这里不可以照相,需要寄存相机。  墓穴入口是由几块塑料布支撑起来的,看上去十分简陋。一条螺旋形石阶盘旋着通往墓穴深处,越往下越湿冷。墓穴内外光线差别极大,人眼要适应两三分钟,才能看清墓穴内的样子。  墓穴由多个墓室组成,四周墙上刻有雕像,无论是发型、脸型还是服饰都显示着古希腊罗马时期风格,而壁画展示的是却是古埃及人的冥界。最显眼的是通往主墓室的两根立柱,立柱上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女蛇妖美杜莎,传说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她的头发由一条条蛇组成,而蛇正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这大概就是让她来镇守这里的原因吧。  几十间墓室依次排列,大一些的墓室里像蜂巢一样放置着石棺,这些石棺像是被破坏过,七零八落地躺在那里,零星的人骨散落其间。墓室的墙壁上挂着老式白条灯管,亮度极差,不时还会伴有滋滋渣渣的晃闪,给这个本就让人不安的地方增加了恐怖片的气氛。  整个墓穴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寂静得能听到墙壁上渗水的滴答声,以及自己的每一声脚步声,让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壮着胆子走到尽头,前方通往下一层的墓道被拦住了。  上来后,听管理员说,墓穴太深,大约有200个墓室,越往下越令人产生恐怖感,以前不少游客上来后都发生了不良心理反应,因此才不再对外开放。  离开墓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此刻大概唯有美餐一顿,方可治愈那颗被美杜莎伤了的心。  滨海大道是亚历山大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美食之地,能吃到埃及最味美价廉的海鲜。夜幕降临时,临街餐馆热闹起来,小商小贩也沿街各显神通。路边的大排档支起了烤箱,海鲜、羊肉在炭火的作用下冒起了浓浓白烟,总算让我感到人间烟火气,默默对自己说,活着真好。  去火车站买返回开罗的车票,被告知普通车厢的票没了。埃及的火车分为普通车厢和高级车厢,票价相差数倍,我知道售票员想把高级车厢推销给外国人,所以常常故意这样说。一个会说英语的小伙子听到我和售票员理论,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很快,他就带着车票和找零回来了。临走,还不忘给我留下电话,让我有困难随时打给他。  都说在阿拉伯世界里,最重的是兄弟情。他和那位给我带路的大叔,大概都是把我当兄弟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www.44gvb.com_www.44gvb.com-【集合多项】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gabapentin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台媒:台军新建\"快速\"布雷艇航速却只和渔船差不多 优信回应做空报告:严重失实坚决否认数据造假等指控 三星折叠手机风险高:多家外媒测评机屏幕已碎 中国机械工程签署塔吉克斯电解铝技改项目合同 公积金买房有重大变化二套房认定“认房又认贷” 发改委拟禁止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官方回应 领克03+申报图曝光街道疾客/250马力 美国财政部官员称正在研究SOFR供应的“早期阶段” 任泽平:城市发展潜力排名珠中江望成千万级都市圈 林俊杰出道十六年告白粉丝:你们让我的青春精彩 西安利之星再爆违规操作律师:源于违法成本低 72岁秦汉与50岁翁虹同框好养眼,被问林青霞生气回应4… 续航大幅提升奔腾B30EV400申报图曝光 许志安经纪人就出轨事件再发声明:将暂停其所有工作 奔驰女车主与涉事公司和解网友:这就算完了? 全球早餐指数:香港名列74位工作11分钟才买得起 “华为牌”汽车:万亿市场的掠食者 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9526亿3月M2增速创新高 信义光能逆市升近4%兼破顶中金续吁买入评级 美股繁荣拐点已到?熊市或从新财报季开始? 山西消防员扑沁源山火期间父母遭遇车祸被瞒三天 砂石車撞變電箱又撞5車花蓮大停電 尼日利亚“女童绑架案”五周年那些孩子如何了? 周杰伦女儿与萌犬合影侧脸肉肉画面呆萌又可爱 吉林清理整顿小额贷款公司打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 app投保容易理赔难众安保险被《法制日报》盯上了 五角大楼批准计划为数千名移民儿童寻找收容场所 奔驰就西安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致歉 郭台銘參拜廟宇強調要替百姓作好事 何朝兵:“向尚而行”战略目标是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雄鹿大胜35分创48年纪录61年前曾赢活塞44分 英皇钟表续租尖沙咀海港城店铺三年总代价近1.6亿 王源新歌回击键盘侠:未能如你所愿我感到抱歉 2019上海车展:合众U正式开启预售 全臺勝安宮分廟捐白米每月約6千公斤轉贈花蓮弱勢 除了温碧霞范冰冰,就没有女明星能演好狐狸精了? 马卡报:尤文有意购买乌姆蒂蒂买他顶替退役大将 HUAWEIP30Pro评测:夜视仪多强和iPho… 杜鲁门号航母提前退役美国海军以退为进变相追加军费 科尔相信杜兰特却不信库里!板凳上坐28分钟 2019上海车展探馆:广汽新能源AionS将亮相车展 视觉中国遭多家公募下调估值最低达18.37元 英王室的苦恼:哈里王子的孩子要向美国交税 澳将实施新移民法修正案中方吁入境旅客遵守规定 罗素兄弟硬核推荐:看《复联4》选IMAX更震撼 视觉中国版权“黑洞”:毛利率高达63%诉讼超百起 42岁金喜善近照曝光被说撞脸王珞丹,走在大街上根本认不… 王源回忆12岁第一次来北京自曝上《唱作人》原因 电影《破门》举办观摩研讨会获评写实且思考深入 西甲-登贝莱丢单刀边翼中柱巴萨残阵客平垫底队 欧尚科赛3申报图曝光定位小型SUV 女排亚俱杯赛新闻发布会召开李珊点出中国队劲敌 魏晨参演管虎执导力作《八佰》定档7月5日上映 股市风险偏好回升贵金属遭遇抛售 日本混血天才获大学最佳小前锋奖选秀预测第4 关于缩表,美联储内部分歧很大 一吵架就冲动说分手? 中国海警舰艇编队4月17日在我钓鱼岛领海巡航 贝莱德CEO警告:美股现在面临的风险并非崩盘而是融涨 融信中国:建议发行优先票据 视觉中国致歉:全面筛查平台内容确保权属标示明确 “珊莎”索菲特纳因差评患上抑郁症曾考虑过自杀 央行将上线二代征信:事关10亿人、2500万企业 视觉中国致歉:已下线国旗及国徽等不合规图片 资金吃紧,失去大众信任的特斯拉如何度过瓶颈期? 土耳其或修改购俄S400敌我识别系统俄美都怕泄密 中国联通回应大裁员传言:假的!严重不实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摔跤测试赛开赛 武汉图书馆台阶多处开裂下沉当地文化局:今年修缮 宇野昌磨展望新赛季:曾认为一生都没必要掌握5周跳 外汇局:将支持证券和基金公司进入外汇市场 英国再获“喘息之机”“脱欧”前景依然不明 涂松岩带全家聚餐其乐融融饭后传授“养生小秘诀” 安帅:没和温格谈过要接替他阿森纳已进入新时代 曝巴萨引援盯上英超妖人买他给苏亚雷斯当替补 富士康效应仍在继续:全球每7部手机就有1部产自郑州 黄心颖就出轨风波道歉:对不起马国明 马云发微博: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 视觉中国再度开盘跌停网站仍无法正常打开 中国老龄人口已达2.5亿当你老了如何养老? 《阿拉丁》内地定档5月24日浪漫经典唯美呈现 东英金融行政总裁张高波辞任由柳志伟接任 爱立信在华遭调查媒体:或被投诉知识产权专利许可 教苗族说普通话今年贵州凯里将有15000人被培训 特斯拉称公司所有车辆都将配备自动驾驶功能 克洛普打响毒奶大战:我预期曼城全胜夺冠 老兵杨良平去世:经历抗战全程曾参加敢死队 科比率队战胜强敌!U13击败U16小公举穿湖人24 数据解码:站在风口上越南人口红利还能吃多久? 未来!黄紫昌后苏宁又获1大惊喜留洋小将征服众人 全面和解三赢?苹果5G手机提速高通市值增260亿美元 粤港澳大湾区人才虹吸效应凸显:七成流入广深 U23替补踢95秒被换高雷雷怒喷:狗屁政策伤害足球 美媒:美将投数十亿美元打造机器人舰队与中国作战 IPO首日暴涨逾70%!Zoom是何方神圣? 白帝36+5+5刷生涯新高!吉诺比利都被他打服了 蔡徐坤谈出道一年变化:更适应了娱乐圈的环境 美3月PPI环比增长0.6%超预期创个5个月最大涨幅 中国驻智利大使驳斥蓬佩奥对华攻击:有人已失去理智 广东一孕妇坐上奔驰车顶维权4S店:希望尽快达成共识 美国鹰派专家来华被拒签中方:完全是依法处理 排队两小时看病两分钟“儿科之痛”解局者何在? 担忧!联赛不过1/5上港要掉队?还未直面京粤双雄 李幼斌张丰毅新剧默契不减涉案剧成\"富矿\"却难写 路虎全新卫士谍照再曝光将于9月亮相 欧阳谦:奥迪致力于成为高端电动汽车第一名 雅芳全球CEO:不走直销回头路正在“减脂增肌” 郭台铭参选2020韩国瑜说“舒服多了” 2019上海车展:天际概念车ME-S亮相 杭州7宗地揽金126亿:绿城连夺两地滨江拿下单价地王 吃透规则+占据主动中国柔道队全力出战亚锦赛 婚恋网账号黑产:买账号打造高富帅受害者陷\"杀猪局\… 机构预计新西兰央行降息且2021年后GDP增长缓慢 卡佩罗曝猛料:皇马今夏有5亿欧元的转会预算 云南鹤庆森林火灾:火场南线和西线火势已得到控制 人工智能课程今秋走入高中课堂 曝热刺今夏恐送走法国冠军门神买下这人替代他 本国国博也失火巴西女富豪单捐款给圣母院惹争议 外媒爆范冰冰确定复出,“一代女神”花式复出之路又增一条… 利差倒挂后,美股为何还在走高? 东契奇包揽西部月最佳新秀吹羊成队史第一人 联讯策略:社融数据超预期后市可以更乐观些 传亚马逊将关闭中国国内市场业务90天内关物流中心 巴黎圣母院大火正值晚高峰一名消防员身受重伤 不怕调查!美代防长批F-35性能差,买了是浪费 巴萨大将争议动作进球后他超球迷堵着耳朵庆祝 争议!绝杀曼城这球先手球了?瓜帅到底冤不冤|gif 广西玉林警方侦破一命案网警:死者被碎尸为谣言 兩折不到喝咖啡?星巴克的新rewards兌換開始啦! 西媒:皇马不会为新C罗支付1.2亿欧违约金 浓烟散去再看消防改革过渡期这场残酷考验 特朗普律师警告会计师事务所:总统税表不得交国会 机构预计新西兰央行降息且2021年后GDP增长缓慢 重罚!迭戈科斯塔因辱骂裁判被罚8场 花旗:上调长城汽车至中性评级升目标价至7.62港元 梁建章为人口操碎心:希望有种机器按一下就出个小孩 “非洲版阿里巴巴”Jumia连涨三日累计涨幅已达19… 欧洲制造业走下坡路?他们的政府打算这么干 中超前瞻:恒大鲁能交锋谁先掉队?国安有望达6连胜 何穗仙女的这款彩色包你真的不考虑么? 许志安痛哭流涕解释出轨原因觉得自己很恶心 盛松成经参刊评:政策时滞近尾声二季度经济有望企稳 手机业务逆袭华为今年能超过苹果吗? 连续两天逆转50分!狂野西部玩的就是心跳 担心发达国家经济疲软蔓延G20财长会议呼吁停贸易战 邓超罕见晒妈妈美照,网友点开却笑到停不下来 Uber在自动驾驶上的研发投资超10亿美元 沃神:湖人选新总裁,第1个应该给迈尔斯打电话 乡委书记被举报赌博还让女副乡长按摩纪委已介入 再度致歉!对相关经销商展开调查奔驰能否挽回人心 于德豪:0-3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还是会继续拼 2019上海车展探馆:JeepGladiator 德拉吉暗示银行贷款工具是欧银应对经济放缓第一屏障 “迷魂”珍爱网:红娘的嘴,骗人的鬼 奔驰6万辆GLK因涉嫌安装排放作弊软件遭德国监管机构调… 奇葩说辩手马剑越宣布结婚踩点“1314”晒结婚证 大陆交换生亲历花莲6.7级地震:我吓得发抖 版权争议再现!十二社:从未授权超星展示销售电子书 华为雇了个美国人特朗普大吼“我不同意” 委託李毅傳話?民進黨:純禮貌性拜會 科勒邀汤普森参加爱女生日派对不愿影响父女关系 曾为老大现遭亚马逊开喷!eBay哀嘆今时早已不同往日 2019上海车展:前途K50Spyder概念车发布 在线英语版权之战:控诉51Talk侵权海外版权受青睐 《趁我们还年轻》收视破1张云龙乔欣\"打怪升级\" 兵马俑手指在美被折断盗走用啥法律保护出国文物 巴萨有一堵让人绝望的墙欧冠丢球最少的就是他 韩国男演员吸毒被警方逮捕因公路上来回跑遭举报 揭秘裏士滿網紅中餐廳內幕:高顔值點心真的好吃嗎? 特朗普曾考虑让女儿进世行因其\"擅长跟数字打交道\" 六福集团2019财政年度第四季零售业务同店销售减少6% 美欧商战便宜中国?法经济和财政部长这话太不地道 专家预计:下半年猪肉价格同比涨幅或超70% 转折的天津德比球迷去水滴支持谁? 法“黄背心”进行第22次示威运动再发“最后通牒” 陈水扁保外就医又到期蓝营民代:他身心状况都好 这10个坏习惯严重影响学习成绩 统计局:下阶段整个汽车的生产销售降幅或进一步收窄 9000万!曼联创纪录签意甲铁卫穆里尼奥曾钦点他 顺丰快递进军越南市场 中核原副总经理俞培根调任东方电气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有人出1亿欧元重建巴黎圣母院网友炸锅 六名中国乘客被美航“请”下飞机,谁之错? 中市模範生表揚大會盧秀燕期勉學子持續自我提升 知情人曝霉霉阿黛尔合作是假消息:他们不会合作 季后赛如何防住哈登?戈伯特是这样回答的 小米金融取消投资管理等业务新增工艺美术品销售 特斯拉:松下电池供应不足影响Model3产量 第二轮强对流天气将袭美国大片地区 内蒙古近2万亩旱地绝收投近400万农业险仅赔64万 怪兽充电完成3000万美元融资 马斯克和SEC寻求更多时间来解决有关推特的争论 香草香草梦碎京城:资金链断裂门店四散储值卡难退 《反垄断法》怎么看视觉中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台积电:7纳米制程技术至少领先对手一年 许志安痛哭流涕解释出轨原因觉得自己很恶心 关彦斌背后的葵花药业:研发投入倒数广告费超8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