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sbc.com_www.11sbc.com-【登录官网】

社友网

2019-05-26 19:33:08

字体:标准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责任编辑:www.11sbc.com_www.11sbc.com-【登录官网】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长三角房价止跌微涨专家:试探性上涨或动力不足 遭血帽+关键失误+送绝杀罚球锅给裁判不合适 泡椒曾了解过湖人内部运作然后与雷霆续约了 国君策略:论今年市场的三个胜负手 跌落神坛?阿司匹林地位遭到多项研究冲击 大西雅圖地區3/23-24活動|啤酒節,色彩節,下… 花式作妖!“我想喝手磨咖啡”系倪大红即兴发挥 经济参考报头版: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创新创造活力 补贴退坡六成以上中国新能源汽车还有机会吗? 海莉懒理负面评论自曝爱删帖将与比伯搬进新豪宅 经济增长放缓通胀压力消退新兴国家或掀降息潮 爱情银行将关停下架全面整:社区存在大量违规内容 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上不上市并不解决美国问题 威少三双乔治28分雷霆复仇猛龙仍排西部第五 川普将签政令:大学要保障言论自由否则联邦不给钱! 吹羊超乔丹库里独享历史第2还加冕1个历史第1 表展烩|舒淇、陈奕迅、周杰伦、朱一龙谁才是表展“老… 捷达VA3/VS5/VS7今晚亮相主打家用市场 映客逆市上升1%拟斥最多1亿元回购股份 字节跳动投资人发生变更新增高级副总裁张利东 胜利英等人曾集体更换手机近两年罪证已被销毁 最新股东户数揭秘:69股呈“红三兵”形态(表) 恐怖字眼重现美债收益率曲线向新兴市场多头发警告 波音客机遭炸弹威胁引战机护送落地发现或是虚惊 亚锦赛接力世锦赛名单中国百米最强五虎首次会合 专访万达体育总裁:中国杯服务国足本想请世界强队 零!这是近半即将退休美国人的养老金余额 腾讯与飞利浦就智慧医疗达成战略合作 范冰冰亲人否认开美容院传闻:只是帮朋友站台 老艾侃股:彻查宁波银行砸盘事件! 国防部回应“国产航母+055万吨大驱青岛受阅” FE到底是一场怎样的比赛? 美剧《哥谭》曝大结局海报少年蝙蝠侠终于崛起 瑞银:申洲国际目标价升至117元维持买入评级 国有林区违建私人庄园“曹园”的背景有多深? 下周四马斯克与SEC律师将在4月4日进行口头辩论 王中磊回应“春节电影档缺席”:可以休个假喝点茅台 苹果Arcade游戏服务有新措施:将为独家游戏提供资金 吸毒男无证驾车去办驾照:曾因吸毒被吊销驾照 旅客在空中突发不适为救人东航放油39吨备降北京 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有望推动行业“涅槃重生” 苹果推升级版ApplePay像是虚拟信用卡Appl… 吉利火线入股Smart背后: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遇挫 名宿:齐达内不该买阿扎尔他该挖这位英格兰帝星 周杰伦要退出《好声音》?杰威尔回应了 郑雨盛李政宰互相尊重分享维系二十年友情之道 索帅兑现曼联妖王恐怖天赋这帝星入市也值1个亿 出门问问成为中国联通eSIM业务全国开通首批合作伙伴 2019款新iPadmini体验:A12造就小钢炮选… 百度新投资一家人脸识别公司李彦宏占股30% 路透社:索尼将关闭在北京智能手机工厂转移至泰国 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中方回应 中海外宏洋逆市扬逾6%本周暂累涨23.97% 百度新投资一家人脸识别公司李彦宏占股30% 青年腾讯之烦恼:游戏主营熄火QQ抓住95后基本盘 发生了什么?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高球客遇巨型短吻鱷 近距離拍攝大呼瘋狂 正面硬刚证监会和周小川呛股市他的金句又引爆了 销量下挫对中国市场过于依赖起亚和现代发展遇阻 富国银行CEO斯隆宣布退休该公司股价盘后大幅上涨 一张图看懂腾讯财报:净利润同比下滑32% 三原因析日本女双为何连续输中国集团优势瓦解? 贾静雯新戏首播收视创佳自亏“我真的很讨人厌” 北京:人工智能企业和专利数量均居全国第一 寒夜暖身體美國大兵竟偷吃塑膠炸藥 媒体:“伊斯兰国”的末日时分丧钟为谁而鸣? 花滑世锦赛陈巍超高分力压羽生结弦卫冕金博洋第5 宁泽涛后中国再出“飞鱼”何峻毅让人们看到希望 华为593亿净利碾压茅台中石油员工平均年薪60万 出门问问成为中国联通eSIM业务全国开通首批合作伙伴 YG涉嫌海外转移资产首尔国税局对其展开调查 哈神再添里程碑季后赛总得分超李楠历史第三 多倫多DT免費停車+便宜停車網站大全,以后開車進城無壓… 苹果CEO库克:将增加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投入 民工住进明代公主墓直接睡石棺上街道办:已劝离 儿童选择奖颁发《复仇者联盟3》获最受喜爱电影 WeWork公布2018年业绩:亏损与销售额同步翻番 郑煤机去年多赚192.82%至8.32亿人民币 安信策略:今年A股宛如2012年与2014-2015年… 薅求职学生“羊毛”培训机构“付费内推”应管起来 德拉吉:欧洲央行或有必要减少负利率的不利影响 野村:瑞声科技升至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57元 博鳌嘉宾共议“一带一路”:鼓励各国私人资本参与 苹果发布会一款硬件没发1分钟看看都说了啥 圣安东尼奥不会再有一个20号!理由很充分(图) 邓紫棋旧金山开唱北美新浪赞助星光手环点亮场馆 港股独角兽:众安在线即将上演的逼空行情? 槟榔产业之殇:丈夫患癌的她\"告诉人家不要吃槟榔!\" 沈祥福:要学习泰达的拼搏精神防守不能靠个人 最高降2万元!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价格调整 蒙牛乳业现升近2%暂为最佳蓝筹去年多赚48.6% 新“小昭”许雅婷澄清绯闻亲回网友称单身 共享电单车也凉了:享骑靠卖电瓶发工资退押金无望 河南“移民村”未迁完老师就被撤村民凑钱聘老师 英下议院否决脱欧协议关键部分脱欧进程扑朔迷离 150斤胖妞减50斤逆袭成美女插画师燃爆850万网友 科创板第二批受理企业出炉审核问询关键环节将公开 2019北京市民姚记·万盛达扑克大赛走进回天地区 新西兰维持利率不变人民币中间价报6.7141下调99… 新西兰枪击事件后Facebook正在考虑限制直播的人… 奥地利总理:新西兰枪击凶手与奥极右翼组织有联系 華人連續6年成美國房市最大買家,這四個買房常犯的錯一定… 拜山波遭TKO暴中国隐忧日拳手水平定位罗生门 淘宝直播2018年成交额超过千亿,进店转化率超65% 他们将iPhone放进搅拌机,只为告诉你这些秘密 彭斯:特朗普要求“不惜一切手段”抢先再次登月 股东违约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股份遭被动减持1885万股 昆汀新片预告公开惊现布拉德·彼特对打李小龙 赛琳娜为闺蜜庆生心情佳透露新专辑即将问世 看图论市: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欧盟损伤最重的是哪家 欧盟外商投资审查框架下月生效审查机制扩至全欧盟 四川: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陪餐制度校领导须参加 万科的“谎言” 陕西拟制定反家暴实施办法:经常性谩骂也算家暴 韓國瑜香港會林鄭同意強化雙邊交流 平安证券首席张明:短期内不必对美国经济过度悲观 因徐灿看上了一个队!361度成M23职业拳击赞助商 埃航空难初步调查结果:MCAS飞机失事前曾被激活 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将达成协议Smart50%股份售给吉… 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搜救工作正式结束搜救出164人 北斗航天汽车推三大系列产品五年内200亿元进军新能源… 每日互动创业板上市,引领A股“数据智能”新风向 阿根廷名宿批梅西:态度有问题!你在巴萨可不这样 这次令人热血沸腾的救援让所有人看到中国的强大 魔术五连胜距热火1胜场西帝缺阵76人21分惨败 高通与苹果专利战官司各下一城焦点转向后续交锋 美报告:依靠这些战机美空军可赢得“大国竞争” 德银:华能国际电力目标价下调至5.7元维持买入评级 19岁天才荣获总决赛MVP!她被称作女版大鲨鱼 美债收益率曲线12年来首次倒挂!衰退真的在敲门? 网红电商如涵路演PPT曝光:4月初纳斯达克上市 特朗普:若美联储没有错误地加息美国经济应会好很多 60岁毕福剑近照曝光!一身“塑料装”在酒店迎来送往超接… 谁的板蓝花?62件商标归属成谜正大旗下企业陷纠纷 乐视夏普创维等电视开机广告关不掉厂家利益能至上? 2019款新iPadmini体验:A12造就小钢炮选… 科大讯飞副总裁杜兰:边缘计算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 跨越25年的天选之子同框!NBA未来是他俩的 长租公寓入冬:11爆仓30融资超50亿租金回报率不足… 曼联最牛励志帝!一条重生路走了4年跑赢了上帝 美银美林:联想集团目标价升至7.9元维持买入评级 股市一路飙升,怎样根据股票走势进行投资? 许家印:恒大布局新能源汽车不是情绪化的决定 江苏常委会向事故遇难者默哀称要给群众一个交代 百万英镑奥运赛场星牌集团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启航 团车网第四季度净营收2.264亿元同比增长98.6% 盐城化工厂爆炸进展:消防已救出12名伤员 山东通报专升本考试作弊案:已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 中信股份纯利增长14%股份现涨逾1% 俄媒:在航空运输行业中国很快会将美国挤下第一宝座 外媒:驻日美军演练夺岛新战术或针对中国南海岛礁 广西涠洲岛客船搁浅700多名游客被困17小时 医院院长调任电视台长官场乱弹琴?湖南官方回应 美智库:依靠这些战机美空军可赢得“大国竞争” 招商证券:新能源补贴新政出台小企业可能就此消失 李亚卸任一点资讯法人新任CEO杨宇翔接任 苹果专利申请曝光或是iPhone11新功能 国产航母甲板铺新涂层港媒:海军节前料不会入役 沪指急升A股ETF受捧南方A50升近4% 三爱健康产业:被拍卖土地以7800万人民币售出 《大会》嘉宾向节目编导告白孟非机智化解难题 《铜鼓密码》地域风格浓郁在乱世中守护国宝 曼联密会英格兰红星经纪人5千万镑可买皇马名将 忠旺2018年收益256.0亿涨31.6%派发股息每… 苹果Arcade游戏服务有新措施:将为独家游戏提供资金 夏克立力挺老婆黄嘉千小戽斗是巩俐心中金马遗珠 牛仔裤巨头重返公开市场李维斯IPO首日大涨近32% 泳池飞鱼比赛必带什么?徐嘉余:金牌一定带走! 梅姨豁出去了!欧盟同意延期脱欧英镑黄金双双走低 卫健委派出第三批专家赴江苏指导医学救援工作 WiFi探针如何让你的手机隐私秒变小透明 印尼艾尔辛达电台阿哈迈德:注意新闻平衡性和真实性 谷歌母公司给Lyft投资5亿美元17个月内价值翻倍 哈登9记三分狂轰61分火箭力拒翻盘险胜马刺 2018快乐板块收入同增七成复星高管解投资运营逻辑 师弟拿到一个赛季第一次,并创了一个赛季新高 王维嘉谈5G爆发:首先要找到应用1000万用户是个坎 内塔尼亚胡:以色列已准备好对加沙采取更大行动 中国空军后人寻亲将赴美祭拜先烈 揭秘AppleCard:实体虚拟卡并存减少使用流程 范加尔:穆帅索帅都摆大巴根本不给年轻人机会 欧洲议会决定2021年起废除时令转换 龟梨和也被拍深夜约会对象是两名金发白人美女 韩方留守开城联络办公室朝方撤人但装备在办公室 「美味佳餐坊」庇護工場感恩十週年 杨紫的教练这么温柔她以后的男朋友可能会有压力 美航空公司访问波音美联邦航空局等待737MAX升级 英国脱欧集会吸引数千人前往伦敦寻求第二次公投 万科2018年净利337.7亿新项目集中在一二线 许魏洲回应脑袋脖子一样粗网友赞超可爱 海螺水泥绩后见获利盘现跌近2% 特朗普最近真是厉害了又拿下一场“重大胜利” 美国首栋用女性命名的州立大楼这位华人咋这么牛 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开幕在即中韩等6队同场竞技 Lyft临时改路演地点:疑因担心司机抗议提高抽成冲击 WeWork公布2018年业绩:亏损与销售额同步翻番 花旗:长汽目标价降至3.53元维持沽售评级